首页 > 临沂新闻 > 视频新闻 > 正文

【我的小康】酱园里的“守”艺人

核心提示: 伴随着社会的发展,一些传统工艺渐渐淡出我们的生活,可仍有许多匠人不舍初心,为传承技艺做着自己的坚守,今天就让我们走进李长本和他的酱园,一起探寻小康路上那些记忆中的味道。

视频新闻

【我的小康】酱园里的“守”艺人

伴随着社会的发展,一些传统工艺渐渐淡出我们的生活,可仍有许多匠人不舍初心,为传承技艺做着自己的坚守,今天就让我们走进李长本和他的酱园,一起探寻小康路上那些记忆中的味道。

清洗、蒸煮、晾晒、发酵,一道道酿造工艺以后,普通的黄豆有了时间的味道,从原始的豆香到浓郁的酱香,五十多年间,李长本舍不下的不止是一门谋生的手艺,更是老一辈传下来的技艺。

沂南县马牧池供销社酱园 李长本:文化你得传下去,再说大家伙都喜欢吃这个,那我不得传下去嘛。

50多年前,李长本还是供销社酱园里的一名酿造工,在曾物质匮乏的年代,一缕酱香成为了寡淡的岁月里最鲜活的味道。

沂南县马牧池供销社酱园 李长本:一年四个季度,一个季度一个指标,一个指标3000斤粮食,你就做这3000斤的,这3000斤做完了,你就等下个季度,供应不上的时候也有。

90年代初期,市场经济春风骤起,李长本所在的酱园在亏损中风雨飘摇,年轻的李长本索性承包下酱园,放手一搏。

沂南县马牧池供销社酱园 李长本:当时我出的那个醋在社里都出名,我还连续六年拿县里的荣誉证书,那我不能丢下,丢下我的技术不就白扔了。

砸碎了铁饭碗,李长本的干劲儿却更足了。凭借精湛的技艺和踏实肯干的性子,李长本把酱园经营的有模有样。

沂南县马牧池供销社酱园 李长本:是自己的,交上承包费,我那时候是交4500,交上承包费你挣多少多得多少,就这么个事,他不劲头大嘛。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传统的酿造工艺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很多人劝李长本改行,他却开始谋划手艺传承的问题,儿子李尊旭是他最中意的人选。

李长本儿子 李尊旭:年轻,不想在一个院子里困着,他们在外面都比我在家里要强,所以我当时特别不想干,

儿子的想法李长本心知肚明,看似简单的工艺却极考验体力和耐力,拿酱油来说,从原料加工到酿造出成品至少需要漫长的六个月,这期间的每一道工序都有着严格的要求,只有经过了时间和技艺的沉淀,产出来的酱油才能有最地道的味道。

沂南县马牧池供销社酱园 李长本:这个得亲手干出来,晚上看宿的不能睡觉,得掌握温度,看时间,你都要看,你都是你要管的事。

可姜还是老的辣,在父亲的软硬兼施下,李尊旭最终还是留在了酱园,他告诉我们,父亲对于酿造技艺有着近乎严苛的要求,为了学好这一门手艺,他没少受调教。

李长本儿子 李尊旭:管理不好那一批他就发火了,有时候也挨揍,每一批产品必须得到他的认可,才可以到市场上。

让李长本欣慰的是,年轻的儿子也为传统技艺加入了新鲜的血液,父子俩在二十多年的磨合中达成了共识,用真材实料守住初心,用传统工艺回馈消费者。

李长本儿子 李尊旭:比别人累点,但是我心里很高兴,为什么呢,因为大家说我做出来的东西好吃,问心无愧的做好这个产品,别让人家说你孬就行了。

酱园门口,马牧池供销社酱园的牌子一挂就是几十年,不管街坊四邻还是远道而来的,总能第一眼寻到记忆中的老味道。从上世纪70年代至今,一缕酱香,一门手艺陪伴了李长本大半生,也见证了他们一家人从温饱走向富足,在父子俩眼中,守住酱园,传承好手艺就是他们最得意的小康。

沂南县马牧池供销社酱园 李长本:现在不做对不起消费者,人家200多里路开车来你没有怎么能行,只要有要的我就做,反正就这么个事。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酱园
责任编辑:苏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