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临沂新闻 > 大家爱看 > 正文

特别策划《最浪漫的事》

核心提示: 在这个古老而历久弥新的节日到来之际,本期本报特别推出七夕特别策划《最浪漫的事》,展现了几个时段几对恋人以及他们的爱情故事,从中可见人间真情的弥足珍贵和甜美爱情的幸福模样。

大家爱看

特别策划《最浪漫的事》

飞过那明媚的山峦

真诚的爱情,是写给时间的赞美诗,它使我们葆有灵魂的快乐,使平淡的岁月有了可以欢畅的理由。

那最初的相识呢,是这漫长时间结束和开始的源头啊,之前所有的等待都是为了遇见,之后所有的度过都是为了印证。

谁的漫长的青春夏季没有一段无瑕的回忆呢,当两颗心温柔地碰撞,那个美丽的名字从此开始闪亮,在今后奔驰的岁月里,我们都会永远记得那个在深夜里未曾喊出声音的内心呼唤。

仿佛来到世界就是为了与某个人重逢吧,当积聚了亿万年的离别刹那相见,那一见如故的眼神便会一下辨认出对方,这冥冥中的上天相助,或者就是为了让我们的缓缓老去也变得充满兴味。

这就是爱情吗?它让我们如鸟儿一般可以自由飞翔,有另一个人相伴的日子,可以有力量穿越生活的风雨,并飞过风雨之后那明媚的山峦。

是的,即使在穷乡僻壤,在处于低谷的灰暗生活,只要有人倾听,时间便不会流逝得俗不可耐,爱情催生出我们诗意的的灵魂,即使写下最生动的句子,也不能完全表达看见时的开心,想起时的幸福。

 

在临沂,在我们平常生活的背后,也时时可见因为最初的心动而发生的动人心弦的爱情。他们在彼此的相遇里发现了对方,在对方的爱慕与呵护里发现了生命和生活的美。

尽管发生的时代不尽相同,尽管表达的方式不一而足, 但是行动最能说明爱的真谛,他们在漫长时间里的携手相伴,书写了爱情故事里的动人篇章。
     ……

今夕何夕?

又近七夕。

从凄婉的传说故事里那迢迢银河的遥遥相望,到甜蜜现实里举手投足的默然心会,都成为这个节日最好的注脚。

在这个古老而历久弥新的节日到来之际,本期本报特别推出七夕特别策划《最浪漫的事》,展现了几个时段几对恋人以及他们的爱情故事,从中可见人间真情的弥足珍贵和甜美爱情的幸福模样。

 

他们的故事告诉我们,在美好爱情的定义里,最打动人心的,不是轰轰烈烈和跌宕起伏的波澜与曲折,而是经受了时间打磨后平淡日常里依然紧握双手的真情永在,抵住了岁月剥蚀后依然温柔相待的相濡以沫。

当真诚的爱情带着我们如鸟儿一般飞过明媚的山峦,我们便能明心见性,瞬间明了——这世间最浪漫的事,无非两句而已,一句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另一句是“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本报本期谨以特别策划《最浪漫的事》,送给天下所有相爱的人。

 

聂京俊、刘乃云:

那个年代的爱情,抄写语录是最浪漫的事儿

 

IMG_1764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爱情,虽然少了花前月下的浪漫,但是一个约定,几封表达不够直白的书信,腼腆到不敢牵手的见面,仅凭一面之缘也可以白头偕老的爱情,其实也是值得羡慕。

 聂京俊和刘乃云的爱情故事就充满这样的传奇。在他们的爱情里,“最浪漫的事儿”就是以互相抄写、邮寄“毛主席语录”来表达对彼此的爱与思念。


 从没说过话的高中同学

 1972年,聂京俊和刘乃云一起考进当时的费县六中,开始了他们的高中生活。

 

IMG_1793

 当时的教学条件很简陋,教室和宿舍都是石头砌墙、红瓦或者青瓦覆顶的平房,地面还是泥土的,宿舍里是双层的木质床,床上铺着麦秸打成的苫子,席子是用高粱杆皮编成的——那时候的老百姓竭尽所能地使用地里的产出,生产生活方式简单又简朴。

 教室里的桌子和凳子几乎都是旧的,黑板也坑坑点点并不完整,但是老师们都严谨而负责,同学们也非常尊重老师,尽管经常要去公社各生产队干农活、接受农业生产训练,但是同学们也都学得开心又认真,至今想来也无怨无悔,因为那时能上高中的人少之又少,这样的机会十分难得,所以大家都很自觉,很珍惜。

  “当时男女同学之间是不说话的,无论课外活动还是下地劳动,几乎都是男生女生自动分开、各干各的,即使有时候不得不交流,也是面红耳赤,赶紧说完拉倒。所以我们虽然是同班同学,但是从来没说过话!”刘乃云告诉记者。

 

4年时间,100封信

 1974年4月,聂京俊和刘乃云高中毕业了,刘乃云被安排到当时的费县薛庄公社聂家庄小学任教,聂京俊则回到他所在的村——天蒙山脚下的聂家沟大队劳动了两年,他的志愿和当时所有青年一样,那就是当兵。

IMG_1786

 1976年3月,聂京俊通过层层筛选和严格的政审、体检,通过“验兵”,光荣参军。  

 参军前在家停留、准备的短暂时间里,很多人上门提亲,当时当兵是特别受到关注的事情,农村所有的姑娘几乎都以军人作为自己找对象的标准。虽然聂京俊家里有兄弟5个几乎属于赤贫家庭,但是越穷越光荣的观念让所有的人都并不嫌贫爱富。聂京俊几乎拒绝了所有人的提亲,直到有个媒人为刘乃云提亲的时候。

 临走之前,他们只是匆匆见了一面,当着很多人的面,也并没有说上几句话,聂京俊说:“我走了哈。”意思是“我当兵走了,你要多保重”,刘乃云说:“哦,你走吧!”意思是说 “去那么远的地方,你也多保重!”但是这些话在当时几乎是难以启齿的,而这种难以启齿,却一直延续到聂京俊从当兵到退伍的4年之久。即使在他们4年彼此往来的100多封通信里,我们努力找,也没有找到一句关于“我想你”、“我爱你”之类的情侣之间十分平常的语言,更多的是她给他抄写一段毛主席语录,他给她抄写了他们最近学的一段军歌……    

 而我们从这些不厌其烦被抄写的文字背后,看到的是他们在时代洪流的塑造下表达爱情的隐秘方式,那就是“见字如面”——从开头的一句“聂京俊同学你好,你的来信已经收到”中就看得出来,一个远在乡村教书的姑娘是怎样在4年漫长的等待里遥望和牵挂她远在几千里之遥的海南岛上的爱人的。

 他们之间最极致也最动人的浪漫其实就隐藏在语录背后的那一笔一划的书写里。


 由爱情到亲情的升华

 1980年聂京俊复员回到家乡,当时刘乃云已经调到离聂家沟一公里左右的永目联中教学,他们相见的机会多了起来,他们的婚事也被提上了日程,但是婚房成了最大的难题。

 原本那时有个优惠,就是当兵3年以上村里就会帮忙盖3间房子以作为回馈,但是由于聂京俊家弟兄多,本该盖给聂京俊的房子被让给了四哥,所以作为家里老小的聂京俊结婚时根本没有房子,加之平时的津贴都寄回来贴补了家用,他们要结婚的时候聂京俊几乎是两手空空。

 幸亏刘乃云家生活条件相对好些,她把攒的积蓄,全部拿了出来,又借了亲戚邻居一些,盖了3“四不漏毛”的房子,但是再没有钱买木头做床了,刘乃云家里打嫁妆时便做了一张床事先送来。1981年,他们俩以最简单、最节省的方式结了婚。

 婚后在刘乃云的支持下,聂京俊又重新参加高考,考取了费县师范。随着两个孩子的出生和社会发展的突飞猛进,他们的生活越来越好,越来越幸福。如今他们的两个孩子都学有所成,并在临沂找到了理想的工作、成家立业,聂京俊和刘乃云退休后也随孩子们来到临沂。

 

IMG_1800

 如今他们的生活安然而惬意,回望40多年爱情,他们感慨万千,他们说,现在谁也离不开谁,一个出门了,会赶紧打电话问一下,几点到的,什么时候回来,语言其实还是像当年写信抄写语录一样简单,但是如今爱情升华为亲情,所有的爱都深藏在经由时间锤炼凝结成的简单的默契里,这深刻而无言的默契,才是触动人心的爱情之美啊。


卫国、刘红:平平淡淡才是真

把日常生活中夫妻之间发生的小感动记录下来,很久以后怀念起来,除了感动,更多的是感概。卫国和刘红的爱情故事告诉我们,爱一个人,不是要跟她过得奢侈,而是要跟她过得丰富。人生在世,且行且珍惜。感动常在心间,真情常在人间。 


相亲——第一印象是“傻大个”

 

460839628735540669

说起两个人相亲的故事,刘红忍不住笑起来。她当时在针织厂上班,卫国在铁路系统上班。那时候虽说铁路是好单位,工资待遇好,是个不折不扣“铁饭碗”,但社会名声不好,大家都喊铁路系统的人叫“铁道兵”。所以刘红开始对卫国并没有什么好印象,但碍于家中大姐介绍,也得见见。

两人白天上班都没有空,只能下班后见面。那个年代还比较传统,不像现在小情侣,相亲得找个咖啡厅,他们最后约在刘红家里见面。

 刘红说,那天下班后故意在厂子多呆了一会儿,就想晚点回家的话,卫国应该就走了,就不用见了。没料到晚上8点多到家后,卫国还板板正正地坐在家里等着。这让刘红又好气又好笑。

 两人相亲正值夏季,一米八大个的卫国那晚穿着白衬衣和一身藏蓝色长袖西装,见刘红回来后立马站起来,还打翻了水杯。她笑着说,当时就觉得卫国是个“傻大个”,大热天穿这么厚。那天毕竟时间有点晚了,两人简单介绍了一下,卫国就回去了。他走后,刘红的母亲就跟她说,卫国这孩子好,一看就老实,家又是城里的,离娘家近,挺好的!

 刘红的母亲和大姐都接近一米七,自己只有一米六,为了下一代着想,她最重要的择偶标准就是得找个个子高的,照目前看,卫国的身高是符合自己的标准的,长得也还行,就是感觉有点呆板,整体来说,刘红给卫国的第一印象打了85分。

 

订婚——认识一个月结婚

闪婚,对我们现在每一个人来说,都不算是一个陌生的词,但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这绝对是可以上热搜的了。1966年出生的卫国和妻子刘红就是在认识一个月后火速结婚的。

 

696198568627071244

那个年代,小情侣之间促进感情升温的活动无非是看电影,或者男方接送女方上下班。刘红回忆说,九十年代初,人人都想拥有一辆“飞鸽”自行车,正巧她原本的自行车坏了,就想换一辆。在卫国面前提了好几遍,但他就是不说给自己买一辆,为此刘红还嫌弃他是个榆木脑袋。

有一天下班,他见卫国迟迟没来,刘红索性自己骑车回家,没想到刚要走,见卫国推着一辆纯白色的“飞鸽”自行车气喘吁吁地跑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惊喜。刘红虽然心里乐开了花,但嘴上还嫌弃卫国怎么不骑车,反而推着来,自己都等急了。说到这儿, 刘红笑着说老黄年轻时候是真傻,后来才知道他是不舍得骑,想把新车推着来送给刘红。

在接下来相处的日子里,刘红发现卫国是一个话不多,但是心思极其细腻的人。

90年代初,卫国一个月的工资300元左右,除了给家里交点生活费,其他的全部交给刘红保管。卫国的家里也收拾得特别干净,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被罩,白色的墙上挂了一把吉他,桌子上的书也是摆放的整整齐齐,就连垃圾桶一张碎纸屑都没有。这些小细节都让刘红很是欣赏。再加上母亲和大姐对卫国也是赞赏有加,于是两人相识一个月就结了婚。

 

生活——幸福相伴一生

 1991年卫国和刘红结婚,次年2月生下女儿。和刘红婚前畅想的美好生活一样,卫国包揽了家里所有家务。大到装修房子添置家具,小到清理卫生间地漏里的头发。令刘红最感动的是她坐月子那段时间。白天有婆婆照顾,卫国为了不让妻子和母亲累着,每天下午下了班就赶回家做饭,然后把一天积攒下来的尿布都洗干净。只要他在家,女儿就由他一直抱着,晚上女儿醒了,他也不让妻子起床,总是他抱着女儿哄睡。

 

413235312810004029

 如今,卫国夫妇结婚已经27年了,几乎没有吵过架,偶尔因为小事儿拌两句嘴,卫国也是不出5分钟就会哄妻子开心,连他们的女儿有时候都觉得肉麻。被丈夫宠惯了的刘红,有时还会打趣地吃小外孙的醋,每当这时候,卫国就会给妻子捶捶肩膀,一家人就会开心地笑起来。

 平时电视剧里的爱情大都惊天动地,爱得死去活来,感情跌宕起伏,让人看着揪心。但现实生活里的爱情好多人都不喜欢称之为”爱情“,或因为羞涩而难言启齿,或因为平淡无奇不值一提。我们不常看到父母辈的互相直言爱意,也不常看到他们互相制造惊喜。但,在我们看来,他们是那么相爱,又那么幸福。 


侯小唐、王玮琳:爱情的模样

 在临沂,要找最有气质的婚姻、最有仙气的眷侣、最有趣味的家庭、最有格调的生活方式,侯小唐和王玮琳无疑是其中的一对。

 爱情都有属于自己的表达方式和特殊时刻,侯小唐和王玮琳携手走过的爱情,如桃花灿烂三月天,如夏日清风过山林,处处时光似锦,如此不负流年。

 

微信图片_20180815203453

 

 盒饭店里的初见

 1998年,受到Beyond乐队、唐朝乐队等摇滚乐队的影响,临沂本地的乐队方兴未艾,侯小唐当时已经和朋友组建了黑眼睛乐队,而且也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小唐”以致敬自己喜欢的唐朝乐队。

 他们的演出地点在当时罗庄的一家酒店,这里曾经是临沂接待重要嘉宾的首要选择,90年代,在一个镇级区域单位里有乐队,确实耀眼一时。作为主唱的侯小唐觉得还需要有一个女歌手作为主唱。鼓手孙士银说,要说女歌手,有一个很重要的人选。

 是谁?侯小唐问。

 王玮琳!过了一会他又若有所思地说:咱们庙小,人家肯定不会来!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侯小唐从此记下了这个名字。

 1998年,冬天来得早,也冷得狠。他们晚上演出,白天经常到城里各处逛逛。当时的解放路中段,一路繁华。

 一天,他们在当时的临沂农校丽华市场(今天的奥斯卡北部)附近的一家盒饭店吃午饭。“看,那就是王玮琳!”孙士银忽然推了他一把,侯小唐顺着他的示意看过去,只见不远处走来两位女孩,其中一位穿着一件亮黄色皮质单T恤和牛仔长裤的年轻姑娘,侯小唐不由眼前一亮,第一直觉便是:耀眼夺目!随之又十分怜惜地想:“这不冷吗!”

 “在那么寒冷的冬天,全临沂没有一个人敢这样穿的。”侯小唐至今想起来,依然赞叹不已。“她到现在过冬都不穿秋裤……为了美,她是不惜代价的!”20年过去,侯小唐已经完全了解了王玮琳,他的语气里有心疼、有怜惜、有无奈又有说不尽的喜欢与无限爱意。

 

微信图片_20180815203357

 其实现实中的他们就是如此,侯小唐把王玮琳宠溺成了深藏闺中的公主,为了呵护王玮琳的美和爱美之心,侯小唐用尽全力。

 今后,你的晚饭我包了

 1999年,为了响应国家提倡的“文化下乡”运动,金鹰家电商场以超前的眼光决定组建金鹰艺术团,王玮琳受邀成为艺术团的主持人,而侯小唐所在的黑眼睛乐队则成为金鹰艺术团重要的争取对象,机缘巧合,两人成为了同事。

 当时的金鹰家电商场艺术团投入巨资购置音响、乐器、灯光等设备,也从专业院校和社会渠道招募了大量优秀人才,加之他们结合自己的服务行业特点原创了许多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作品,所以所到之处几乎万人空巷,虽然只有一年多的时间,但是他们的“文化下乡”开辟了当时新的为民服务模式,由于所到之处都有临沂市广播电视台跟着录拍、播放,各报刊争相报道,这些都为金鹰家电的品牌价值的生成打下了群众基础。

 也就是在共同工作的一年多的时间里,侯小唐和王玮琳由陌生到熟悉,由熟悉到相恋,并最终走到一起。

 因为王玮琳的独特的个性与魅力,追求她的人并不在少数,用王玮琳的话说,当时对侯小唐“并没有特殊的印象”。但是终于没有人躲得过上天注定的缘分,侯小唐背后默默的关注终于换来了机会。有一次,王玮琳向侯小唐请教英文歌曲《More Than I Can Say》(《爱你在心口难开》)的英文发音,侯小唐一开口就是原唱Leo Sayer的味道,这一下子震惊了王玮琳,“从此才开始对他刮目相看!”

 他们慢慢熟悉,王玮琳也慢慢了解到侯小唐的音乐才华和体会到他对自己的爱护与好感。他们开始一起讨论演唱方法,一起谈论共同喜欢的电影,一起分享读书的心得,彼此交换自己的人生经历。

 一个秋雨霏霏的下午,王玮琳应约和侯小唐一起吃晚饭。在门前等候的侯小唐看到单薄得王玮琳穿过风雨有点颠簸地小跑过来,他的心里瞬间生出无限怜惜,暗下决心从此要呵护她,不让她再经历任何风雨。

 晚饭后,侯小唐勇敢地挽起王玮琳的手,深情而认真地说:“今后,你的晚饭我包了!”

 果真,从那时到现在,不仅包了她的晚餐,连一日三餐也全包了。 

 结婚15年后,在8月9日的朋友圈,王玮琳抬手写下“一切都好,唯缺烦恼”8个字。

 

微信图片_20180815203435

 可以断定,唯有有人宠爱着的女人,才有这样的无争与率性,才能永远地永葆纯真和真实的少女心!


 等着你,爱上我

 2003年,侯小唐和王玮琳步入婚姻殿堂,2006年他们的儿子侯珏出生,从两人世界到三口之家,他们的生活是惬意而舒适的,共同读书、旅游、看电影、研习音乐,每到生日、情人节、妇女节、结婚纪念日,侯小唐送礼物送到不知道送什么好,王玮琳收礼物收到不知道放哪里好,虽然中间也有这样那样的小波折,虽然王玮琳直到今天也保持着她的天真率性,虽然也有柴米油盐的小烦恼,他们和大部分的家庭一样,过着简单而幸福的平淡生活,直到几年前侯小唐做了一个小手术,王玮琳作为家属签字的时候才暮然想起:人这一生里重要者能有几人?

 恢复健康后的侯小唐,节食、游泳、健身,体重由180斤恢复到20年前的130多斤,有一天他们一起出去吃饭,王玮琳凝视了侯小唐好久:“小老头,原来是那么帅!”十几年后,王玮琳终于 “看见”了他。

 所有的爱情都是不一样的,但总体可以概括为类,一种是两情相悦的爱情,彼此喜欢,又恰好相逢;还有一种是一方爱对方更多一些。前一种爱情,可遇而不可求,后一种爱情,看似不平等,先爱上的那一个总是付出更多一些,但是付出的一个往往更幸福。侯小唐说,后一种爱情就像两个人一起走路,走得快的那一个要知道慢下来,等一等后面那一个,等到终于有一天,她跟上来,然后拉着你的手说:哦,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是的,在两个人的世界,能抵过岁月的,是坚信这世上总有这样一个温暖的人,会为了她的悲喜,阻挡住人间所有的锋利。

 侯小唐和王玮琳,这就是爱情的模样了。

 

391749915047925192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关键词: 浪漫的事
责任编辑:王玉思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