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临沂新闻网 > 视频新闻 > 正文

孩子幼儿园磕伤 记者再去协调又有新情况

核心提示: 前段时间我们栏目报道播出了河东区太平街道一个六岁孩子在幼儿园上学的时候不慎把额头磕破,孩子家长向学校维权的事情。当时学校承诺只要孩子家长能出示法医鉴定就给赔偿。现在法医鉴定结果出来了,双方赔偿的事情又出了点问题。咱们先来回顾一下当时的情况。

视频新闻

孩子幼儿园磕伤 记者再去协调又有新情况

前段时间我们栏目报道播出了河东区太平街道一个六岁孩子在幼儿园上学的时候不慎把额头磕破,孩子家长向学校维权的事情。当时学校承诺只要孩子家长能出示法医鉴定就给赔偿。现在法医鉴定结果出来了,双方赔偿的事情又出了点问题。咱们先来回顾一下当时的情况。

徐女士说孩子今年刚刚六岁,每想起孩子额头的伤疤,心里总有一种揪心的痛,这好好的怎么还能磕成这样呢,随后徐女士感到了太平街道中心幼儿园调取了当时的录像。

河东区太平街道徐女士:孩子擦完桌子后,再通道,刚开始是走着过去的,后来他跑,一个孩子在通道中间,拿着板凳,一抬把他绊倒了,孩子额头就撞到桌子上撞裂了。

视频中孩子磕到后直接撞向了前面的橱柜,看着都让人心疼,徐女士说当时他们并没有责怪学校什么,毕竟解决事情才是最终的目的。而且学校一直以来的态度也都很好。

河东区太平街道徐女士:当时去医院也咨询了一个主治医师,主治医师说他这个疤比较深,然后是一个竖疤,比较明显,以后肯定有疤痕,比较明显,那我们肯定问以后治疗这一块肯定以后让留的疤痕小一些,毕竟是在脸上,在额头上,以后对他的包括就业都受到影响。

后期疤痕修复大约得需要6000块钱,加上之前的一共有7000多块钱,本认为学校负责这一块是理所应当的,可是王园长电话里的回复却让她不知所措。

河东区太平中心幼儿园王园长:小孩确实磕倒了一点,但是我觉得也没有多大的事情,我觉得你也没有必要这么在意,(后)长大以后,小男孩子,又不是女孩子,再说这个位置也不影响

虽说校方每次的答复都是跟学校领导商议,可是一直也没有什么结果,不知不觉时间过去大半年了。

河东区太平街道太平小学赵校长:我们呢也帮你咨询律师了,你们要是不相信也可以去咨询,或者拿法医鉴定看一下,我觉得法医鉴定是一个依据,如果不拿,前期我们双方协商了,后期的治疗费用,多了少了也没标准,(后)到时候我们看看那个标准,看我们单位到时候能承担多少费用,该怎么办怎么办是了,行不行,行,

再次来到河东区太平街道,记者见到了孩子的母亲徐女士。

河东区太平街道徐女士:上次学校不是要依据嘛,我们带着孩子去做了法医鉴定。做了法医鉴定,做完以后就去了学校和学校协商,我去找了校长之后,校长看了一下。……他说这一块法医鉴定做出来了,但是说这只是一个程序的问题。这一块费用他们校方也不会完全承担。

既然法医鉴定已经做出来了,根据相关的规定赔偿给徐女士就可以了啊。可是徐女士告诉记者,虽然有了法医鉴定,但是费用学校方面不愿意全部承担。

河东区太平街道徐女士:后续的治疗费用说不会完全承担。说法医鉴定这一块也不会承担,他只承担医药费用是吧,对,只承担医药费。这不找了工会的主席和学前办的主任,都过去说这一块商量商量。……这一块后续治疗费用承担百分之六七十。

然而,徐女士在做完法医鉴定之后对于赔偿的问题也咨询了律师,从律师那里,徐女士得到的答复是学校需要全额赔偿。

河东区太平街道徐女士:律师说,法医鉴定费,后续治疗费用还有医药费,这都应该由校方承担的,全部全额是不,是的,一共多少钱,……一共是八千三百多块钱,……律师说这块费用要校方承担的,全部全额,嗯,校方愿意承担多少,校方到了最后这次协商承担无千五百块钱。……

无千五百块,这显然不能让徐女士满意,因此给记者再次给记者拨打了求助电话

河东区太平街道徐女士:你感觉满意不,我感觉不合理,……(很往后)给孩子的后续治疗费用因该是由校方承担的,就应该是他们的责任,就应该他们承担。还有法医鉴定费用。

徐女士告诉记者,经过这件事之后,他们也不打算让孩子继续在这所学校上学了,但是孩子的权益一定要维护。

河东区太平街道徐女士:这一次我们去学校协商的时候,学校的工会主席说,孩子在这个学校上学,说也不要给孩子造城什么压力。……这一块我感觉从事发到现在我们也有种种的顾虑,……我们考虑不让孩子在那个学校上学了,但是该给孩子维护的权益我们也会给孩子维护。

随后,记者和徐女士再次来到了河东区太平街道太平小学找到了赵校长。对于赔偿的问题,赵校长告诉记者,他们已经讨论多次了。

河东区太平街道太平小学赵校长:你们上次来了以后把,我们也把情况讨论了,然后你不是做了法医鉴定了嘛,对吧,对。它里面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伤残情况,就是后续治疗费,根据医院的意见后期治疗费六千元,其他没有什么。

随后,学校工会主席杨主席给记者介绍了相关的赔偿费用,一共是无千五百块钱。并且告诉记者,这是学校的处理意见,如果徐女士不同意可以走司法途径解决。

河东区太平街道太平小学工会主席杨主席: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俺这些都给,这个后期治疗费,鉴定费,……最后俺给他五千五百块钱。俺想着这寒假了,学校和家庭都把这个事解决了,都了事了。如果家长不同意的话,不同意俺和她交涉了,不同意你可以再走别的路起诉也行,或者再找别的方法。

徐女士要求赔偿8300块钱,而学校只给5500块钱五百块钱。如果双方达不成一致,那么只能交给法院裁定。最后,通过协商,双方各退一步,把赔偿的数额定在了6500块钱,但是学校方面还是要在开会研究,之后才能给出结果。我们希望此事能尽快的处理完结。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李后朋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