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广播电视报 > 知青点的故事 > 正文

半夜偷着藏磨棍

莒南张家寨村知青点的故事之二

核心提示: 知青,一个烙着时代印记的群体;知青,一个能引起千万人共鸣的字眼。临沂知青人数超过万人,包括临沂本地和来自各地的知青,他们在临沂的各个知青点,留下了一生也不能忘却的故事。每个知青点的故事,串起来便是一个时代的印记和一代人无法磨灭的痕迹。本报推出临沂知青点系列报道,再现那一段充满艰苦却激情飞扬的岁月,那里,有一代人的青春。对他们而言,青春,即使成灰,也是尽情燃烧过。知青点,虽已远离,却时时出现在梦里……

知青点的故事

半夜偷着藏磨棍

一张被撕碎的回城招工表

1969年冬天,一张回城招工表发到了张家寨大队。

这仅有的一张表格意味着,有的知青可以回城了,按现在的眼光看,这应该是知青们争着抢着的一张表。

但结果却出人意料,这张表在准备扎根生活在农村一辈子的知青中间没有激起波澜。

大队里经过研究,先把招工表送到干得很优秀的知青组组长杨国兴手中,杨国兴当时就表态不接受,并说:“我是老大哥,来知青组的时候,就向其他知青的父母保证,一定要带好这些弟弟妹妹们,我要信守诺言,要离开农村也是最后一个!”

这张招工表接着传给了别的知青,但没有人接受。

当这张招工表被送到家庭最困难的邹桂荣手中,邹桂荣哭了:“你们不要这张表,我也不要,我也要在农村扎根一辈子……”。

说着,邹桂荣把这张招工表给撕碎了。

而后来,杨国兴果真成为最后一名离开张家寨的知青,女知青邹桂荣也在张家寨扎了根,没有回城,成了张家寨的媳妇。

都信守了承诺,字字如金。

半夜偷着藏磨棍

知青们到了张家寨后不久,就需要“自食其力”,自己做饭吃。在张家寨吃饭,可少不了煎饼这道主食。

为此,村大队专门请石匠为知青们做了一盘石磨,放在男知青的窗外。

当时主要是吃地瓜干煎饼,头一天晚上把地瓜干用碓舂碎,用水泡一宿,第二天天不亮就起来推磨,将其磨成糊子,再安排一名女知青在家烙煎饼,一次要烙下够几天吃的。

早上推磨是大家都想抢着干的活儿,知青们团结,都想比别人多干活,经常一些知青早上醒来,一大半糊子早就磨好了,所以大家都争着推磨,看谁起的最早。

开始的时候是早上5点钟起床推磨,后来起床的接着替一会,可总有起得更早的知青,慢慢地早上4点钟就有起床的,结果一些起晚的知青,连替班推磨的机会都没有了,发展到最后,有的知青干脆3点钟就起来推磨了。

为了自己能次日凌晨推上磨,小组同学中还经常发生“偷藏”磨棍的事。

杨正爽就经常抢先把磨棍藏到男知青的宿舍里,女同学起初不知道,早起床想推磨,却一时找不着磨棍,虽然早起了,也是推不上磨……

可见,当时的知青们思想觉悟多高啊!

老鼠偷光小鸡仔

知青们为了改善生活,自己喂了七八只鸡,鸡窝依西墙而建,每天天不亮,早起的知青打开鸡窝门,七八只鸡扑扑楞楞地跑出来,四处刨食,黄昏时它们就自己回来宿窝,挺有意思的。

母鸡开始下蛋了,开始大家感觉母鸡好几只,好像蛋不多,都很纳闷。

后来有一天,一名知青发现一只母鸡从屋西头队里的麦秸垛上“咯咯嗒、咯咯嗒”地叫着飞下来,就好奇地爬上去一看,原来这只母鸡在麦秸垛上下起蛋来,已经攒了近十个鸡蛋。

知青组打油买盐的花费基本靠这些鸡蛋解决,当时一个鸡蛋可以卖5分钱。

有一次又发现有一只母鸡趴在窝里没出来,怎么撵也撵不动,慢慢地才知道这只母鸡在抱窝,后来孵出了12只毛茸茸的小鸡,煞是好玩。

由于知青们都忙着干活,没人照料这些小鸡仔儿,小鸡仔先后有被路人不慎踩死的,有掉进水盆淹死的,有被狗咬死的。

最后剩下7只,夜里知青们就把它们放在一只篮子里,挂在锅屋的房梁上,不料这些活泼的小家伙一夜之间都死在老鼠的魔爪之下。

上山拾草差点落悬崖

每年秋收过后,大家都要到大山山场上去拾草当柴烧。上山拾草可是一项技术活,高茅草用镰刀割,矮茅草就要用竹筢子搂,刚开始,知青们不得法,一天下来才搂个“小枕头”,而社员却能挑着百多斤重的茅草高兴下山,他们心里很不是滋味。

后来这群知青经过多次锻炼并虚心向社员学习,也慢慢能拾到不少山草了,能挑着一百四五十斤重的担子在山路上健步如飞了。

一次,知青杨国兴和其他3名知青上大山砍柴,山上的树主要是马尾松,两名知青爬到树上去砍树枝,另外两人拾树枝,几个钟头过去了,4担大大的柴捆立在了他们面前。

看看太阳还高高挂在天上,他们就没有急着下山,又休息一会,却不知道山上的太阳比山下落得晚,再加上挑着百多斤重的担子下山很难走,下到半山腰天就黑了。

杨国兴在前面摸索着带路,突然脚下一滑摔倒了,“啪”的一声两捆柴从头顶飞了出去,人也摔在一棵大树边。

正在这时,他们看到山下火光点点,是村里的社员上山迎接他们了。

第二天他们上山找到了此地一看,惊呆了:两捆柴落在了悬崖下,扁担已摔成两截,杨国兴摔倒的地方离悬崖边不足一米,如果没有大树挡着摔下去准会粉身碎骨,好险啊!

知青遭围观饭也没吃上

这一批知青下乡早,他们的出现在农村可是一件新鲜事,再加上他们出门习惯背着一个黄书包,还有一些知青带着眼镜,恁谁都能看出和社员不一样来。

1968年,刚下乡不久,知青杨正爽和段兴华推着小车去朱芦给队里办事,他们也挺高兴,组长说中午可以买一块锅饼吃。

对于天天吃地瓜煎饼的知青们,能吃块锅饼可就是美味了,中午饿了,两人就去饭店买了一大块锅饼,正想找个位子坐下好好享受这顿美味时,就感觉周围气氛有些异样,发现人们的目光一下都集中在他们的身上。

关健的是还有一些老乡在低语:“这两个就是知识青年……”,“快看,知识青年来了……”

虽然老乡们都是善意的围观,可他们两人感觉自己成了珍稀动物似的,这一来,热锅饼也不好意思吃了,两人赶快出了店门,匆匆离去,最终是饿着肚子回来了。

知青醉酒吐在社员家

知青们在张家寨过春节时,年初一社员们争着请他们到家喝酒吃饺子。

知青尚学锋为此还闹过一次笑话。

有一年年初一,尚学锋到社员家拜年,正赶上乡亲们在一起喝酒,热情的乡亲七拉八拽地把他按下,非留他喝一杯再走。

尚学锋推辞不掉,只好坐下,但他从来也没喝过酒,不知道深浅,一会儿工夫七八小盅下肚,霎时间成了红脸关公。

他觉得有些撑不住,就赶忙告辞撤退,脚像踩在棉花套子上一样出了门,正好经过另一社员门口,社员又把他叫进家喝酒。

哪知一闻到酒杯中飘出的味道,他的胃中再也平静不下来,简直就是翻江倒海的滋味,“哇”的一声吐了一地。

社员忙从灶下撮来炉灰撒在上面,用笤帚扫了起来,足足扫了一筐头子。

按风俗习惯,大年初一是不往屋外打扫垃圾的,要放在屋里呆一天才清理出去,这让尚学锋心里很是过意不去,也是从那时起,才知道自己不能喝酒……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庞淑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