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广播电视报 > 知青点的故事 > 正文

看花生误击“家贼”

莒南县大山公社厉家寨知青点的故事

核心提示: 知青,一个烙着时代印记的群体;知青,一个能引起千万人共鸣的字眼。临沂知青人数超过万人,包括临沂本地和来自各地的知青,他们在临沂的各个知青点,留下了一生也不能忘却的故事。每个知青点的故事,串起来便是一个时代的印记和一代人无法磨灭的痕迹。本报推出临沂知青点系列报道,再现那一段充满艰苦却激情飞扬的岁月,那里,有一代人的青春。对他们而言,青春,即使成灰,也是尽情燃烧过。知青点,虽已远离,却时时出现在梦里……

知青点的故事

看花生误击“家贼”

知青借手表给社员相亲

知青们干活和社员一起干,时间长了相互建立了很深的感情,社员有什么事,知青们会很热情帮忙。

知青们毕竟是从城里来的,一些家庭生活条件很不错,有的知青手腕上能戴一块闪光的手表。

这手表让社员们很是羡慕。

有一天收工后,戴建涛正要回知青点,被一名平时很要好的男社员叫住,这名男社员很不好意思的说,要借戴建涛的手表用一用。

原来第二天,这名男社员要去相亲,家里穷,买不起手表,想借块手表充面子。

戴建涛一听,成人之美之事哪有不行的,赶忙把手表给社员戴上。

第二天,这位男社员相亲很成功,听说女方盯着他手腕上那块金灿灿的手表看了半天。

戴建涛听说后心里很高兴,等这位社员来还手表时,他直接大方地说手表不要了,直接送给这名社员了,让这位社员戴着娶媳妇去。

难得的一顿美味大鲅鱼

上世纪70年代生活非常艰苦,玉米饼子就咸菜,基本就是知青每天的主食,有鱼有肉的饭菜也要等着过年才能吃一次。

但有一次,知青们就美美地吃了一顿鲅鱼。

1977年恢复高考后,厉家寨的一名知青考上了大学,1978年2月戴建涛陪着这名同学去日照政审,回来的路上,这名同学领着戴建涛到了他在海边的亲戚家。

他们不但在那儿吃了一顿饭,走时亲戚还送给他们一大蒲包鲜美鲅鱼。

两人美滋滋一路轮流背着鲅鱼回来了,回来后知青们就做鲅鱼吃,做好了放开肚皮尽情吃,许多知青吃了两大碗,真是到了厉家寨也从没吃过这样的美味。

看花生误击“家贼”

秋后各个队里的花生收了,放在场里晾晒。

这些花生晚上需要人看着,一是怕下雨时没人照应;二是晚上要不停出来撵狗,因为这狗好偷花生吃。

狗也吃花生?

的确有此事,那时人都吃不饱,狗也要自已找食吃,肚子里没有一点油水的狗见了花生也会自个用牙“嗑”着吃。

大队里有命令,谁家狗偷花生被打死不但白死,狗主人还要抱一把柴火来,为啥?煮狗肉给大家吃呗。

可这样还是拦不住偷花生的狗。

一位知青和一位社员看花生时,知青参加了民兵连,有支步枪,晚上有狗过来,知青感觉不能打,就用石块撵狗,可那位社员却支招:“反正打死狗也算白打死,还有狗肉吃!”

这位知青听从了社员的话,看见一只偷花生的狗,果真打了一枪。

第二天,从不远处的地瓜地里找到一只被打死的狗。

但让这位社员傻眼的是,这只狗竟然是这位社员自己家里养的……

知青的“绰号”很喜人

一二十岁的年轻人在一起,再艰苦的劳动也能苦中作乐。

其中知青们相互起绰号就是一个例子,大家根据各人的特长和特点,起了很多符合个人特征的名字来作乐。

知青戴建涛因有很强的领导才能,很快就成了这群知青的老大哥,知青们有什么事都喜欢找他商量,大家送给他一个称号“司令”,有知青感觉司令还太小,还有人直接叫他“总统”。

知青张秀玉皮肤白净,整天在太阳下劳动不戴草帽也晒不黑,调皮的女知青给她起了个“气死太阳”的绰号。

知青张杰峰成熟稳重,爱给大家出谋划策,出个新点子,大家亲切地叫他“二丈人”, 意为丈人很稳当,很有范的意思。

还有陈淑杰,有一身武艺,长得憨态可掬,大家干脆叫他“老狗熊”,他听了也不恼。

干到腊月二十九,吃了饺子不罢手

厉家寨属于山岭地,三面环山,恰似一座山寨,故名厉家寨。1976年年底,知青们开始参加整大寨田,进行深翻土地行动,口号是“土地深翻,向大山进军”。

正值隆冬,知青们干劲可不小,有月亮的晚上,凌晨3:00多就起来干活,带着玉米饼子和白开水,因为天气冷,水壶里的白开水一会就结成冰,喝的时候再找把柴火温热。

一直干到腊月二十九,吃了饺子也不罢手,把大寨田深翻了一遍。过年知青们都没有回家,可见当时知青们的干劲不小。

跪着打水却掉了水桶

知青们轮流做饭,需要自己到水井里挑水吃,挑水这对社员来说是很简单的活儿,却让很多知青不知所措,特别是女知青们。

打水时,需要用钩担的钩子钩住水桶到井里提水,水井很深,很多胆小的知青打水时,一看井里自己的倒影就吓慌了,根本不敢自己打水,更困难的是冬天井边都结了冰,很滑,打水时需要万分小心。

张秀玉年龄小,刚去时才16岁,但人小也是抢着干活,不想落人后面,轮到她打水时,她咬咬牙挑着水桶去了井边,一看井口黑乎乎的,就吓着了。不敢站着打水,就跪在井边打水,可钩担放进井里没晃几下水桶,钩子下就空了,水桶没了,沉底了。

最后还是来打水的社员用绑了竹竿的钩子把水桶给捞上来。

采访手记

厉家寨的5月,是一年中最好的时节。

风和日丽,夏风微吹,最主要的是樱桃熟了,一派丰收景象。

厉家寨的樱桃已经很有名气,经多次品种改良,现在大多数是樱珠品种,个大晶莹,色泽鲜亮,游客、商人纷至沓来,知青们重访的日子就选在这个时节。

5月26日,一群知青又回到这片魂牵梦绕的地方,他们说又回到故乡了,而故乡也早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大变化。

知青点的旧房子还在,虽已破旧沧桑,里面却盛满了回忆和故事。

岁月染华发,36年一晃而过,而知青点当年留下的记忆却一样鲜活、生动。

戴建涛、张杰峰、张秀玉、陈淑杰……

知青的名字不用回忆,哪怕只是在电话里,总能脱口而出。

见面后的熟稔、大笑、拥抱……亲切又真挚的情感,感染着同去的每个人。

曾经在一起的日子,曾经难忘的岁月。

故事一个接一个,不只是因为,青春难忘;更因为,岁月留痕太深。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庞淑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