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广播电视报 > 知青点的故事 > 正文

社员敲窗送鸡蛋

临沭县玉山公社前石鼓岭村知青点的故事

核心提示: 知青,一个烙着时代印记的群体;知青,一个能引起千万人共鸣的字眼。临沂知青人数超过万人,包括临沂本地和来自各地的知青,他们在临沂的各个知青点,留下了一生也不能忘却的故事。每个知青点的故事,串起来便是一个时代的印记和一代人无法磨灭的痕迹。

知青点的故事

社员敲窗送鸡蛋

知青点设立的时代背景

“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1968年12月22日,毛主席向全国人民发出最高指示,掀起全国知识青年下乡的热潮。

短短10年,全国下乡知青1647万人,几乎波及了三分之一的城市家庭。我市从1968起组织了第一批知识青年下乡,在1968年之前,就有北京、上海、济南、青岛、淄博等地知青纷纷来到沂蒙地区的农村甚至是偏远山区支援农村建设、进行劳动锻炼,和当地农民同吃同住共劳动。

各县的很多公社(当时临沂的很多乡都称为公社)、村都设点接收临沂乃至全国各地的知青。

像临沂鹅庄大枣沟头知青点在1968年2月17日接收了15名来自济南23中学的下乡知青;郯城县从1964年起就接收了来自淄博的300多名知青;还有义堂公社、临沭王山公社、沂水王庄公社、莒南文疃公社、沂南辛集公社、河东小沈庄等等都设立了知青点。

在知青点劳动的日子,天地是广阔的,梦想却是苍白的;生活是苦涩的,青春却是火热的;汗水尽情挥撒过、泪水尽情流淌过,磨难体验过,欢笑也同样留下过,许多知青把当年的知青点作为第二故乡,返城后依然经常回去看看,更有知青没有返城,在当地结婚生子,把一生都献给了这片热土。

知青点的那段日子,是一段难以释怀的岁月;知青点的故事,包括着一代人年轻岁月的酸甜苦辣。

对他们而言,青春,即使成灰,也是尽情燃烧过。

知青点,虽已远离,却时时出现在梦里……

1974年11月,临沭县玉山公社前石鼓岭村,来了一群“城里的知识青年”。这群人在此开始了一段铭记终生的青春。38年后,2012年5月22日,有知青回“故地”重访。

飘着麦香的田野、隐约可见的老街旧巷、一见如故的老社员,情真意切、百感交集,不是在梦里,是真的回来了。

知青点的房屋已经不见影踪,知青点的故事却历久弥新。

村里的拖拉机接回来的知青

1974年11月24日,背着柳条筐和行李包,带着大红花,17岁的蒋丽珍和22岁的苗琪群站在欢送的人群中心情非常激动。

她们将和另外16名知青到玉山公社前石鼓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县里的大车把他们送到玉山公社后,前石鼓岭村的支部书记刘云岐来接他们了。

前石鼓村有一辆拖机,这回可起了大作用,知青全部上了拖拉机,还有人站在车头和车匣中间的横梁上,在拖拉机“突突突”的颠波中,知青们来了。

“等知青们来等了两三个小时,孩子们等急了在地上玩开了石子,好像天快黑了他们才来,我们学生和村民是前来迎接他们的。”46岁的李庆峰回忆。

给茶树“磕头”很辛苦

前石鼓村有种茶树的传统,春天开始种茶,先挖一个小坑,再把茶种子种下,培上土,再挑来水浇上,这一串工序可不简单,因为蹲着很累,女知青们只好跪着种茶,戏言“天天给茶树磕头。”

苗琪群来自青海湟源中学,在家从来没干过农活,这跪着种茶不怕,最怕的就是挑水了。怎么挑就是找不着平衡点,总是把水洒出来,一天下来肩膀就肿了,后来肩膀压破了,破皮和衣服连在一起,非常疼。

“到农村就是来锻炼的,吃苦受累都得抢在前面干才行,决不能娇气。”为了干好农活,苗琪群一声不吭,硬是坚持下来了。

女知青推独轮车摔倒了就哭

前石鼓村是山岭地,运输农产品都是用独轮车,这独轮车可是难坏了这些知青们。

村里的社员很热心的教过他们,男知青学的快一些,女知青怎么学也学不会。社员在分配推车任务时,会先问一问,会不会推独轮车啊?

但女知青们都很要强,每个人都不想落后,凭着学了一点都说会,结果往往是推到半路就摔倒了,地瓜、玉米就洒了出来,自己又扶不起来车,又急又羞,经常坐在地上哭。

新知青房墙上长麦苗

知道知青要来农村锻炼,前石鼓岭村非常重视,先是找了大队一些空房,置办好床铺让知青们住。

1975年开春,村里就开始盖知青大院,村里专门成立一个盖房组,有人到东山上采青石,有人到林子里砍树作梁,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盖好了三排知青房。

收完麦后知青们就住进新房子,两个人一个房间,抹的墙还不干。

没过几天,墙上竟然长了一些麦苗,知青们很新奇。原来抹墙时用的泥是用麦糠和的,麦糠中夹杂着小麦粒,不干的墙正好为小麦粒提供了发芽的土壤。

女社员敲窗送鸡蛋

当时男女知青非常纯洁,白天一块干活,晚上基本不在一起玩,反到是女知青屋里有一群年龄相仿的女社员,男知青屋里有男社员一起玩。

女知青和女社员的关系可不一般。一名叫小翠的社员和苗琪群非常好,经常捎家里的东西给苗琪群吃。

有天晚上小翠敲苗琪群房间的后窗,苗琪群打开一看,小翠递过来两个热乎乎的鸡蛋。

蒋丽珍和另外一个叫小芹的女社员很好,小芹生病住院时,蒋丽珍和另外一名知青几次步行十几地到医院去看望小芹。

知青们回城时,知青们和社员难分难舍,很多女孩互赠礼物,抱头痛哭,蒋丽珍光收到的毛巾就有二十多条。

知青们争着喂大黑猪

知青大院盖好后,还专门盖了一个猪圈,村里为知青们提供了一个小猪崽,说是喂大了让知青们杀着吃。

这些在城里长大的知青们都没养过猪,对喂猪非常感兴趣,争着喂大黑猪。

特别是女知青们,喂猪时最喜欢看大黑猪吃食了,大黑猪一头扎进猪食槽,张着大嘴,“啪啪啪”吃起来了,吃得可香了。

等他们这批知青返城时,这头黑猪还没有长大,当然他们也没吃到黑猪肉。

知青老师比学生还小

知青们劳动了一段时间后,很多肯吃苦耐劳的知青被安排到另一些岗位上,有的做了代课老师,有的做了村里的会记。

因为农村的孩子上学晚,再加上知青们一些年龄就不大,一些知青老师比学生还小。

但农村的孩子非常朴实,不管知青老师年龄是不是比他们小,他们一样毕恭毕敬跟在老师后面叫老师,让这些十七、八岁刚刚从校门里走出来的知青很不适应。

全村人等着看知青演戏

知青们去时正值冬天,天短夜长,村里就成立了戏班子,成员有知青、有社员,演戏的知青们还到县宣传队专门培训了一段时间。

像《渡口》、京剧小段,戏班子演的戏很受村民欢迎,戏台两端挂着两盏大气灯,村里全村男女老少都早早等着看戏,各村轮流去,本村演完再到外村演。

到现在,村里年龄大的社员还对原来知青们演的戏记忆犹新。

采访手记:记者和知青们同去时,84岁的前石鼓岭村老支部书记刘云岐依然能叫出很多知青的名字。很多社员还能认出这位是村里的知青老师,那位做过村里的会记……

38年重逢,岁月几经更迭,村庄几经变迁,那份情,依然没变;那份爱,依然浓厚。

知青们说,无论生活怎么变化,青春在这里燃烧过的地方,一生都不会忘记。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庞淑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