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广播电视报 > 临沂匪事 > 正文

妖婆赵嬷嬷(上)

核心提示: 她自幼跑马卖艺,闯荡江湖;她是一个二嫁土匪、育有三女的女流之辈;她性格彪悍,心狠手辣,狡诈凶残;手下有匪徒400余众,逐步成为鲁南一带远近闻名的恶匪;她为报复,联合多股土匪血洗东八里巷,制造了沂蒙第一大破围墙屠圩子的惨案,震惊鲁南;她企图潜逃未遂,在临沂城被斩首,头颅被愤怒难消的东八里巷村民烧成焦炭,挂在村南门外示众多日。

临沂匪事

妖婆赵嬷嬷(上)


     她自幼跑马卖艺,闯荡江湖;她是一个二嫁土匪、育有三女的女流之辈;她性格彪悍,心狠手辣,狡诈凶残;手下有匪徒400余众,逐步成为鲁南一带远近闻名的恶匪;她为报复,联合多股土匪血洗东八里巷,制造了沂蒙第一大破围墙屠圩子的惨案,震惊鲁南;她企图潜逃未遂,在临沂城被斩首,头颅被愤怒难消的东八里巷村民烧成焦炭,挂在村南门外示众多日。  

其人其事  

赵嬷嬷,娘门姓冯,江苏沭阳县墩上庄人。因其多在鲁南一带扰民滋事,被当地百姓熟知。 她幼年时便闯荡江湖。幼年家贫,赵嬷嬷7岁就被卖进马戏班子,学会了跑马耍艺,从此开始四处卖艺。 嫁匪夫,成就一代女悍匪。 成人后的赵嬷嬷,妖艳英武。她先嫁给王德山为妻,因王病故,21岁时改嫁土匪赵登山,生有子女。为当好丈夫的助手,她苦练武功,精通长刀短棍,尤其能飞马打双枪,百步穿杨,还有百发百中的反手飞镖。1923年,赵登山因分赃不公,连同其子赵遁遇一起被同伙打死。赵嬷嬷不敢在家居住,带3个女儿移居外地。 不久,赵嬷嬷将长女赵琴许配给匪首高强为妻,并与其结伙四处抢劫。 久走江湖,造就了她彪悍凶狠的性格。虽系女匪,却心狠手毒、狡诈残忍。后来,高强被官兵打死,匪徒400余人即归赵嬷嬷带领。从此,鲁南苏北一带,这个40出头的赵嬷嬷带着400多土匪,杀人、抢劫,无恶不作。 最后,面对官兵的追剿,她带着女儿逃到威海,企图过海逃往大连,但在上船前被捕获。1924年7月6日在临沂城被处决。

     抵御土匪,村里成立大刀会  

东八里巷村,旧属郯城,今属临沭县店头镇。地处苏鲁两省交界,西临沭河,河西为绵延数百里的马陵山,南面为数十里的湖洼地,空无人烟,历来是土匪猖獗之地,村民饱受土匪侵扰。 东八里巷村93岁的王庆沛回忆说,赵嬷嬷一伙土匪经常公开活动,大白天就到各村乱窜,出来“拉户”,绑人要银元,不给就撕票。要不就是要酒要肉,不给就放火烧房子,许多人家因此被搞得倾家荡产,叫苦不迭。 被逼无奈的老百姓纷纷酝酿成立自卫组织,抵御土匪,于是,很多村里都有了“大刀会”。会员们人手一把大刀,有的配有红缨枪。王庆沛说村里“大刀会”的成员,个个身强体壮,一般的小股土匪都不敢前来冒犯。同时,各村纷纷修圩墙、盖炮楼,保卫村子。富户人家更是买来枪支,保家护院。

拒不放人,惹来杀身之祸

东八里巷村当时有1200口人,村里的大刀会会员也有百余人。面对赵嬷嬷的疯狂,村里人抱起了团。赵嬷嬷的人几次来“拉户”,都空手而回。 为了更好地抵御顽匪,东八里巷和邻村成立了“联庄会”。“联庄会”不仅带领村民自卫,还常常主动出击迎匪,名曰“清乡”。“清乡”常常能有所收获,老百姓欢迎,土匪却恨之入骨。 1923年6月初,东八里巷村民在一次“清乡”中抓获了赵嬷嬷的4名“探子”,并押回村审讯。赵嬷嬷捎信要求放人,却遭到拒绝。 一向视“难啃”的东八里巷村为眼中钉的赵嬷嬷,对此怒不可遏。她决心要报复。  

“刀枪不入”的神话破灭  

1923年6月19日,在地里干活的武同康兄弟俩,成了村里最先倒下的人。 这一天,赵嬷嬷联合匪首徐大鼻子、窦二敦,纠集了1000多匪徒包围了东八里巷村。 他们砍下了武同康兄弟俩的脑袋,用枪挑着,绕着村子狂叫,向村民示威。 全村人被激怒,决心与匪徒拼个鱼死网破。 大刀会员首当其冲。他们手持大刀,拉开圩门,带头冲出圩子和土匪拼命。匪徒们见大刀会员怒气冲冲地冲了上来,撒腿就跑,边跑边用匣子枪还击。密集的子弹当即把朱世奎、武奉爱等10多名大刀会员打倒在地。看见横在身边的尸体,出战的大刀会员只好退回圩子,关上圩门。原先,大刀会认为他们是“替天行道,为民除害”,喝了“符子”就会“刀枪不入”,初战的现实使他们认识到自己并非是“刀枪不入”的金身。在火枪面前,再没有什么“刀枪不入”的神话。  

     圩墙下的死守  

东八里巷村的圩子分内外两层。外层是小圩子,里面为大圩子,村民大都集中在那里。黄昏,土匪打开了小圩子。一阵烧杀后,全力攻打大圩子。 退守到大圩子内的村民,依仗高高的圩墙,誓死抵抗。 村支部书记武传华说,当时的圩墙高3米多,足有半米厚。在村民刘乃荣老人家的西边,记者看到了一段不足3米长的土圩墙。这是村里现存惟一的一段圩墙。 在村长的指挥下,村民们有的抬出土制火炮架在了圩门口;有的爬上了圩墙,整个圩墙上几乎是一步一人。大刀、梭镖、铁叉、木棍、菜刀、砖头、石块都成了自卫的武器。土匪攻到第二天早晨,仍没能攻破。 天亮后,土匪们撤到5里之外的店头村吃饭。  

被烧红的东八里巷  

早饭后,匪徒们重新包围了村庄。 这一次,他们从邻村抓来了很多拿着头的村民。他们的任务是刨墙根。 6月20日中午,村东北角的圩墙被刨塌了一个十几米长的缺口。 几百名杀红眼的土匪潮水般涌入。英勇的东八里巷人开始与匪徒短兵相接。 穷凶极恶的匪徒高高地举起了屠刀,狠狠地落了下来。 他们见人就杀,见房就烧。东八里巷村一片火光。 村里的年轻人被绑到树上,用刀子零割;老年人被捆在牛车上烧死;妇女被扒光了衣服,用刀开膛;婴儿被扯起胳膊,摔得脑浆迸裂…… 为防止村民外逃,毫无人性的赵嬷嬷令人在圩子西门安上了铡刀,他们见一个铡一个。事后,有人数过铡刀旁的人头足有100多个。 这样毁灭性的屠杀,持续了几天。东八里巷村成了尸山血海。 19户被杀绝,700多人被杀死,烧毁房屋1200多间,掠走牛驴400多头。 这就是震惊鲁南的“东八里巷惨案”。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刘海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