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广播电视报 > 临沂匪事 > 正文

混世魔王刘黑七(下)

核心提示: 刘黑七的残暴是出了名的。挖眼、剖腹、“点天灯”、活撕小孩,刘黑七没有一样不干。凶残成性的刘黑七,做出火烧南孝义,杀光全村人的事,也就不足为奇了。

临沂匪事

混世魔王刘黑七(下)

火烧南孝义

刘黑七的残暴是出了名的。挖眼、剖腹、“点天灯”、活撕小孩,刘黑七没有一样不干。凶残成性的刘黑七,做出火烧南孝义,杀光全村人的事,也就不足为奇了。 南孝义在锅泉村北边。因抗交钱粮与刘黑七结下了梁子。怒不可遏的刘黑七带领自己的全部人马包围了南孝义。 被逼上绝路的南孝义村民,奋起自卫,自己造土手榴弹,手持镢、锨、刀、棍一起上阵,七进七出,打退了刘黑七的多次进攻。眼看围子就被攻破,孤注一掷的村民用烧开的水,往土匪身上泼。很多土匪脸被烫得通红,头发都被烫掉。 最后攻进村的土匪,见人就杀,见房就烧。小孩被放到碾子上压死,村里的井里填满了村民的尸体……这个村共136户,735人,除了在外面逃荒要饭的,走亲戚的,没到半天功夫,就被刘黑七匪帮杀害了346人。经过这次大屠杀,有41户死绝。 一次屠杀浓缩成了一句玩笑话。后来,当地形容人“烧包”,总会说上一句:“你看你烧的跟孝义一样。”

到刘宅看戏

采访中,平邑县铜石镇锅泉村村支书赵文红说,前一天已经联系好曾经跟刘黑七的小儿子玩得很铁的80岁老人巩兆贤。记者兴奋地随同赵文红前往位于半山腰的巩兆贤家,却发现寨门紧锁。记者不甘心,先后去了三次,都没能找到老人。 据当地村里人说,刘黑七有三个儿子,分别叫大把、五子、六子。在孙保林老人眼里,印象最深的是刘黑七的大儿子。当年八路军在攻打锅泉村前,心里没底的刘黑七就派大儿子大把巡逻。大把就提着一挺轻机枪,带领着一队人整天围着村子转悠。 孙保林说,刘黑七很疼爱他的儿子们。在很多人眼里,刘黑七更孝敬他的老母亲。 每当刘黑七的母亲外出,除去随身丫鬟,前前后后总会有好几个护兵。刘黑七更是对母亲的话言听计从。刘黑七对手下的兵要求严格,如果做错事,都会受到严惩。但如果能够说服刘老太太为其说情,往往会从轻发落。 刘老太太喜欢听戏。刘黑七就从别的村请来戏班子,白天在村里唱,晚上则到刘黑七堡垒似的深宅里唱给刘老太太听。 那时候,村里和孙保林同龄的一群孩子总喜欢溜进刘宅去看戏。因为守门的护卫都认识这些孩子,稍微求下情,他们就能溜进去。 在院子里,只有刘黑七的几个亲信刘何郎(刘的团长)、孙保灿(营长)和孙保国(连长)能够和刘黑七坐在一起陪刘老太太看戏。老太太坐在中间,旁边是刘黑七和他的老婆们。刘黑七的几个儿子则依偎在刘黑七身边。他们前面的桌子上有吃有喝,就像戏园子里的一样。

被打死的“矮胖子”是刘黑七

刘黑七秉性多疑,居无定所。人说“狡兔三窟”,刘黑七有十窟也多。已经日落西山的日本鬼子已无力再跟这股悍匪纠结,国民党的几次围剿,均以失败告终。最终还是八路军的几次集中进攻,让刘黑七的部队元气大伤,随后流窜到费县柱子山一带,苟延残喘。八路军在等待时机。 1943年旧历十一月。 奔袭刘黑七的八路军鲁南军区第三、第五团全部和部分地方武装分三路向上、下柱子和刘庄进发。为了不打草惊蛇,过了柱子山附近的公路,部队特意向东多走了七八里,然后才折回,向上下柱子方向前进。 刘黑七部队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打得很狼狈。战斗很快就结束。刘黑七见大势已去,带着两护卫仓皇翻墙,企图逃往山上。 活捉刘黑七,是部队出发前下的命令。正在搜捕刘黑七的何荣贵等三人发现了刘的踪迹,迅速跟了上去。狡猾的刘黑七和护卫分成两路逃跑。何荣贵决定去追这个“矮胖子”。 刘黑七边跑边朝后面开枪,何荣贵的帽子都被打飞。心里盘算着刘的子弹已打完的何荣贵加紧追了过去。 子弹打尽,刘黑七施展起扔石头赶羊的本领。一不留神,迎面飞来一块石头打中了何荣贵的小腿,让他疼痛不已。善走山路的刘黑七侧着身子继续往山里跑。眼看有逃掉的危险,何荣贵镇定下来,果断地向“矮胖子”连发三枪,前面那人像一捆干柴一样应声倒地。 都没见过刘黑七真面目的战士们决定抬着尸体,让柱子村的老乡辨认。 那个被打死的“矮胖子”就是刘黑七。 得知自己打死的真就是刘黑七,何荣贵既兴奋又遗憾。为百姓除了一大害,让他高兴;没能捉活的,又让人非常遗憾。

一条裤衩的陪葬

刘黑七被打死,这消息太让人振奋,让人不敢相信。听到消息的乡亲们都来到了柱子村围子外,急着想看看这个杀人魔王的下场。 四处游街的尸体最后只剩下一条白裤衩。孙保林老人回忆说,当时刘黑七的尸体被放在竹筐里,四人抬着游街。一村挨着一村,看见的人无不咬牙切齿,大呼报应,有的人就去撕扯尸体上的衣服。据孙保林说,到了潘家井村,尸体已经开始发臭,尸体上也只剩下了一条白裤衩,不能再继续抬。于是尸体就被村民扔进了村旁的深沟里。 之后的事更像是传说。 刘黑七的尸体被扔进沟里后,下了一场大雨。大雨过后,3米多深的沟竟然被奇迹般的填平,尸体也就不知所终。  

两个愿望

刘黑七的死讯很快传到了锅泉村。被刘黑七欺压惯了的村民都不相信这是真的。直到刘黑七的尸体被抬到村里,亲眼看到了这个昔日嚣张跋扈的人已经像死猪一样蜷缩在了竹筐里,他们才解开了压抑已久的心结,整个村庄从来没有过如此的欢腾与喧闹。 那一年,孙保林15岁。当时听父亲说,刘黑七还有两个未完成的愿望。 一个是关于戏院子。因为母亲喜欢看戏,刘黑七感觉老是请戏班子来演出不是长久之计,所以就打算在围子里为母亲修建一个戏院子,像城里人那样搭建一个舞台,让戏班子在上面演出,好让老母亲天天有戏看。 直到他带着队伍离开锅泉村时,那个戏院子也只弄了半拉。 另一个是关于凉亭。旧时乡间有个说法,老人出殡时最好是见不到太阳。于是刘黑七就想为母亲修凉亭。凉亭从刘宅一直修到林场,前后足有2里路,这样母亲出殡时从头到尾就不会见到太阳。当时迫于躲避八路军进攻的压力,刘黑七的队伍急于转移,凉亭最终没能动工。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刘海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