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广播电视报 > 老宅子 > 正文

李家大院(下):那些年的“康宁”楼

核心提示: 明朝初年,李氏祖先迁居此地,这就是后来的万村。  李氏祖先并不是带着富贵而来。他们也经历了几代的奋斗期。村民李兴道说,至七代祖前后,李氏家族先后有入庠成才者,贡生、廪生、太学辈出,家族逐渐兴旺。万村的明清民居,就是从那时起代代累建。几百年风雨之后,留下来的只剩下村东西两块群落。  位于村东南的院落,据说为清中后期李氏十六世李继思修建,由门楼和3座院落组成。现存较完整且还有人居住的,仅有李思远一家。

老宅子

李家大院(下):那些年的“康宁”楼

  明朝初年,李氏祖先迁居此地,这就是后来的万村。  

李氏祖先并不是带着富贵而来。他们也经历了几代的奋斗期。村民李兴道说,至七代祖前后,李氏家族先后有入庠成才者,贡生、廪生、太学辈出,家族逐渐兴旺。万村的明清民居,就是从那时起代代累建。几百年风雨之后,留下来的只剩下村东西两块群落。   

位于村东南的院落,据说为清中后期李氏十六世李继思修建,由门楼和3座院落组成。现存较完整且还有人居住的,仅有李思远一家。     “福寿”已去,“康宁”安在   

李继思的李家大院,东西50米,南北22米,占地面积约1100平方米。   

门楼座东向西,东西长5米,南北宽4米,由青砖砌成,两侧上有弓形石梁,上挂青砖刻制的莲花石雕,一侧尚镶嵌有“康宁”二字,另一侧石梁已残缺,村主任李兴法说,上面原先嵌有“福寿”字样,后被人抠走。   

门框两侧的青砖上,留有很多孔状凹洞,李兴法说,那应该是当年打仗留下的弹孔。

   

被善待的地主   

进入“康宁”门楼,为东西通道。通道北为一进三院。村民李思远家住在较为完整的西院,中院与东院已无人居住。   

西院内尚有正堂主屋5间,为“明三暗五”式,房屋为砖木结构,硬山式屋顶。西侧仍有旧时通往外面的门口,现已封堵。   

这座院子,住过李思远家的几代人。在李思远住进来之前,这里当过木匠铺、大队办公室,又安过小学,“抱过鸡”。   

在他家堂屋的大门底部,仍留有几个窟窿。李思远说,门上那几个洞,是专门夜里用手电照进去观察小鸡孵化进程用的。   

如今的李思远两口,做着摊煎饼的生意,过着平静的日子。而几十年前这所“康宁”门楼内的李家大院却并不平静。   

李思远的祖辈是地主。到了爷爷那代,赶上土改,村里其他的地主都因此遭了殃,而他爷爷却安然无恙。   

李思远说,在战争年代,他们家是立过功的。   

国共斗争时期,有两名被追杀的敌后武工队员曾逃到他家,幸被正在摊煎饼的奶奶藏匿起来,才得以逃脱。建国后,被救的两人每年都要来他家言谢。   

正因为奶奶的这一善举,李思远的爷爷在批斗中被善待,家里的宅院也得以保存下来。而为了重新住回这所宅院,李思远也费了一番周折。

   

小宅院里的大人物     

在战争年代,李思远家的宅院还派过大用场。   

李思远说,家里曾经当过陈毅的指挥部。   

在李家大院屋后不远,有一片水汪。村主任李兴浩告诉我们,那是“军汪”,为当年陈毅的部队驻扎在村里时所挖,最深处足有10米,现在已几被填平。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刘海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