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广播电视报 > 崮乡崮事 > 正文

大崮(二):英雄壮歌

核心提示: 提起大崮,许多人脑海中的第一反应就是“大崮保卫战”。70多年前,抗日军民曾经在这里奋起保卫家乡,坚守大崮山,与前来围攻的日本侵略军浴血奋战。但由于日寇十倍于我,敌众我寡,大崮最终失手。如今,岁月荏苒,但大崮的三座大顶依然巍然屹立,仿若中国人不屈的脊梁……

崮乡崮事

大崮(二):英雄壮歌

当年的四个大门如今只有北大门尚存

易守难攻的地形

当年,大崮这里会发生“大崮保卫战”,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大崮的独特地形。

大崮海拔628米,崮顶面积为2.8平方公里。其四周是悬崖拱峙,高约数丈,峰顶却较为平缓。峰顶上,又有三座大顶子,前文我们曾经提到过,这三座大顶,分别被当地人称为大顶子、二顶子和三顶子。

由于这里易守难攻的地形,在抗日战争的艰苦阶段,八路军山东纵队利用大崮的有利地势,在这里建立起了后方基地。

据当地的于会泉大爷介绍,在他的印象中,当时山上还驻有山东纵队兵工厂、弹药库、医院、粮库和蒙阴县委后方机关等。

在1940年3月的时候,日军曾经派出数千名士兵,妄图夺取兵工厂。

八路军第一纵队司令员徐向前洞察顽军动向,及时发出命令:“大崮山是沂蒙地区的战略要地,一定要坚守,要保护好兵工厂。”根据徐司令的命令,军政及时做好了战备,保卫大崮山。

把日军炸得人仰马翻

1941年11月4日,日军从蒙阴、沂水等地集中了千余日伪军,在飞机和大炮的掩护下,向大崮山进攻。

此时,大崮上正有许多人在这里掩护。

八路军山东纵队大崮独立团团长袁达与政委于辉带领二营300多名官兵,在大崮防守。

日军大规模“扫荡”之后,山东分局书记朱瑞夫人、省妇救会常委陈若克因临近分娩,带领部分机关家属到此隐蔽。

山东纵队一旅二团的一个加强排,在执行任务返回途中,遇敌人堵截,也来到大崮。

日军在包围大崮后,先用飞机、大炮对崮顶进行轮番轰炸,然后发起进攻。他们以比我军多数倍的兵力,强攻大崮的东门、南门。

当敌人进攻到半山腰时,不慎闯入我军布的雷区,日军被炸得人仰马翻。

11月5日清晨,敌军继续派来飞机,向崮上投弹,炸得壕沟里土石飞溅。

抗日战士们见状,纷纷从工事掩体跳到新弹坑里,寻找时间差,从而减少伤亡。

敌人继续凭借狂轰滥炸而起的烟雾作掩护,向大崮山发起进攻,我守崮战士在独立团长袁达、政委于辉指挥下,同敌人展开激战。陈若克带领工厂工人和机关人员,也来助战,大家众志成城,英勇反击。

如果敌人进攻到阵地前沿,大家就用手榴弹、机枪、步枪一起向敌人倾泄过去,就这样,敌人一次次的败下去。

从拂晓到黄昏,共击退敌人十几次冲锋。

激战后连夜撤离

11月6日,更激烈的战斗再次展开,日军的伎俩仍是狂轰滥炸,接着实行强攻。

7日,恼羞成怒的日军,组织了更为猛烈的进攻。虽然东门被炸塌,阵地也多处被摧毁,但是八路军守山部队仍顽强抗击。

扼守南门的二团加强排,顽强抵抗着。有一股日军占领了南门,二团加强排就与日军拼死搏斗,子弹打光了,就用刺刀拼,刺刀弯了,就拿枪托、石头砸,最终,二团加强排夺回了南门的阵地。

就在这时,又有一股日军趁混战之际,从南门两侧两个阵地接合部,冲上山崮,并占领了最高峰。

此时,经过3天的激战,我军伤亡很大,但由于大崮相对封闭,再加上当时日军正大规模扫荡,寻求外援已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更为严重的是,山下日军不断进攻,主峰上的日军又居高临下,这种位置特别不利于战斗。

为保存力量,团党委决定撤离大崮山,撤离前将山上兵工厂、弹药库等全部炸毁。

11月7日夜11时,大部队开始撤离。临近分娩的陈若克主动要求带领部分战士留在山顶,掩护突围。

撤离过程中,日军毫无察觉,部队、工厂和机关人员安全撤离。

随后,陈若克又指挥崮顶上的十几名战士和家属,用绳索从崮顶撤下。

但不幸的是,陈若克下山后极度劳累,行动又十分困难,在大雾中迷失了方向,被搜山的日军发现被捕。

根据史料记载,这次战争仅有少部分人杀出重围,大部分指战员壮烈牺牲。

如今的回忆

提起大崮保卫战,于大爷告诉我们,由于当时年纪小,有许多事情都是后来听村里的老人说的。

“其实,大崮保卫战的失败,是因为出了一名内奸,我们老百姓都叫这个人为‘卖山贼’。”于大爷告诉记者。

大崮保卫战虽然失败了,但是中国军人前仆后继、视死如归的精神却扎根于这片土地。

在如今的和平年代,再次踏上大崮,枪杀声、嘶吼声都已经成为了遥远的记忆,崖壁上的弹孔痕迹、弹药库的残垣断壁,静默着,向现代人传达着当年的信念。

大崮,是一座英雄的山,亦是一座悲壮的山!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苏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