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临沂记忆 > 正文

北三孔桥东巷:“临沂八小景”之一

核心提示: 北三孔桥位于沂兰巷以北,它的北面与煤山后和小校场连接。北三孔桥东巷的西边就是北三孔桥西巷,在解放以前,东西两巷并没有分开,合称北三孔桥。也就是说,自古以来,北三孔桥东巷和西巷就是一个整体。

50、北三孔桥东巷0

北三孔桥位于沂兰巷以北,它的北面与煤山后和小校场连接。北三孔桥东巷的西边就是北三孔桥西巷,在解放以前,东西两巷并没有分开,合称北三孔桥。也就是说,自古以来,北三孔桥东巷和西巷就是一个整体。 

解放以后,上世纪80年代地名普查的时候,才将这里分成东、西两巷。沂兰巷的北口就是东、西两巷的分界。从沂兰巷的北口向西拐,与颜巷口街相通的一片居民区,称为北三孔桥西巷。向东拐逐渐上坡,一直到原供销学校的院墙附近的一片居民区为北三孔桥东巷。 

这里原本有一座三孔桥,并因此而得名,所以这里的故事也就从北三孔桥开始讲起。

“一步三孔桥”

在临沂长大的人,恐怕没有不知道临沂有八大景和八小景的。这些美好的景致,曾经给临沂的人们带来了美的享受。许多的老临沂人,以自己居住的地方靠近这些古老的景点而感到自豪。 

这种自豪的感情,记者在采访北三孔桥的时候深有体会。当记者问起北三孔桥名字的来历时,世代居住在这里的老居民,都争着告诉记者,是因为这里有一座三孔桥,是当年临沂有名的八小景之一,人称“一步三孔桥”。 

据记者了解,临沂城里原有两座三孔桥,分别被称为北三孔桥和南三孔桥。根据资料的记载,南三孔桥要早于北三孔桥。南三孔桥的位置,在古代的考棚(现在的考棚街,西头路北)以西,在明代的时候就有人居住。该巷的南端,正对着考棚西汪,为了防止夜行人误入汪里,故在汪崖修了一堵砖墙。并在墙下修砌了三个桥形的排水孔,方便向汪里排水。这三个并排的孔,也不过有一米长的距离,人们一步就可以从三个孔前迈过,因此这里便得名“一步三孔桥”。其实严格来说,它算不得是一座桥,只是名字起得巧妙,许多人都说这“一步三孔桥”的巧妙之处就在名字上。看来三孔桥被人们称之为临沂八小景之一,与它的名字也是不无关系的。 

北三孔桥名字的由来也是这样的,因为北三孔桥的位置是居民密集的地方,住户的房屋大都保持了原来的位置。因此老人们还能够清楚地指出北三孔桥所在的位置。 

当年北三孔桥就位于沂兰巷北头,现在的东西巷分界的地方。这里的地势是南面高,北面低洼。平时水就会源源不断地由南向北而流,通过北三孔桥下的三孔,流到后面的汪里,汪里的水越聚越多,然后通过一个下水的涵洞流到东边一个更大的汪里,人们就叫这两个汪为北三孔桥汪,为了区别,又称为东汪和西汪。 

东汪的面积很大,水深有几米,因此汪里常年不干。 

说起东汪,人们对它有很深的感情。对于在这里长大的孩子来说,这里可是游玩的天堂。每到夏天,雨水渐多,汪里的水也渐渐地丰富起来了,一池的碧绿。汪里漂浮着一层榨菜,使水显得更加清脆了。 

各种小鱼儿更不用说了,汪崖上满是比碗口还要粗的柳树,远远看去这里就是一片树林,各种低矮的小屋分布在树林里。在这里长大的老人们说,就是一辈子也忘不了那美丽的景色啊。

高崖上的篱笆小屋

郑立孝家的房子就在东汪的东崖,东崖的地势很高,又因为靠近汪, 看上去就像住在小山上一样。郑立孝告诉记者,当年他的爷爷,就住在高崖上的小屋里。郑立孝笑着说原本那里是爷爷的晒粪台,爷爷在上面盖了小茅草屋,外面没有院墙,就编了一圈的篱笆。篱笆上面长满了爬藤的植物。夏天的时候,篱笆上开满了漂亮的喇叭花,原本简陋的小屋似乎也成了粉妆玉砌般美丽了。篱笆的外面有一棵很大的茶树。篱笆、小屋和茶树构成了爷爷的家,也构成了一幅天然的水墨风景画。 

用篱笆做围墙,用茅草盖小屋,原本是因为没有钱才这样建的,但是这种与自然融为一体的房屋,却比现在高大的楼房更能让人们怀念。 

郑立孝告诉记者,当年日本人在临沂的时候,有一个日本人路过这里,看到汪崖爷爷的小屋,曾用相机拍下了一张珍贵的照片。如今拍这张照片的日本人恐怕已经不在世上了,不知道这张照片是否保留了下来。但是对郑立孝来说,就算是没有照片,当年这里的一草一木也像是刻在脑子里一样不会忘记。 

人们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当年他的爷爷用30车大粪在兰山路与东 更道交汇处路东买了一间小屋,在那里开了家小杂货店。十几岁的他就在店里帮忙,郑立孝说那时候店里进货都是他去,市场就在皇姑桥,那里的市场品种比较齐全。他挎着个小箢子,在市场上走一趟,店里需要的货基本上就能够置办齐全了。 

在整个的采访过程中,郑立孝一直说,自己小时候受了很多的苦,对现在的生活他感到很满足。1941年,他从乡下回到临沂城里居住的时候,从临沂的南门里经过,看到头道门上悬挂着几颗人头,吓得回到家里就生了一场病。他小时候的记忆中,有太多的时间是在害怕中度过的。 

他还记得自己的一个同学,就是因为在“五眼鞋”上写了一个鞋字,就被日本人当成是地下党人抓去了。 

郑立孝说,那时候虽然恨死了日本人,但自己是个小孩子也做不了抗日的大事。他家里从小养大的一只狗,却从来不怕日本人,而且见了日本人就扑上去咬。 

他还记得,有一天有两个日本军官牵着两条受过训练的狼狗路过北三孔桥,正巧同他家的狗狭路相逢。他家的狗面对狼狗并不退缩,扑上去要去咬日本人。两个日本军官放开了狼狗,没想到他家的狗竟把受过训练的狼狗咬伤了。两个日本人恼怒了,拔出了军刀,在他家的狗身上刺了十几刀。 

郑立孝说,现在他还经常给他的儿子、孙子讲这个故事。让后人不要忘了那个年代,不要忘了今天的生活是怎么得来的。

就为了一根扁担,父亲差点被他们打死

李学良也算得上是北三孔桥的老住户了,他的老家就在离这里不远的沂兰巷,解放前还称为沂兰街的地方,现在这条街已经完全没有了。 

他幼年时经历的一件事情,他一生都不能忘记。李学良小的时候,父亲依靠在街上卖青菜维持生活。当时他的父亲就在离家不远的兰山路和东更道交汇的路口卖菜。 

虽然那年李学良才几岁,但是那一天的经历却印在了他的脑海里。据他父母后来告诉他,那是王洪九的部队逃离临沂城的前一天,那天下午他的父亲像往常一样在街口摆开了菜摊子,他也跟随着父亲。父亲在路西摆摊子,不远的路东就有一个木岗亭,有一个拿枪的哨兵站岗。 

后来,从北面的道门首走过来几个当兵的人,他们个个衣冠不整,胡乱地扛着枪,枪上还挂着个一个网兜,里面放着当兵用的日用品。李学良告诉记者,这几个当兵的当时应该是从北门进来的,估计也走了不少的路。他们路过父亲的菜摊子的时候,看到了父亲担菜用的扁担,就要拿父亲的扁担担他们网兜里的东西。那根扁担可是父亲来回担菜赖以生存的工具,父亲就没有答应。 

那几个当兵的还不死心说先借你的,父亲哪里敢相信他们的话,就是不给。结果把那几个当兵的给惹恼了,就要硬抢。这时候原本在木岗楼站岗的那个人也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拉枪栓,嘴里不停地说着:“我打死你,我打死你!”李学良还记得自己当时吓得不停地哭。 

这时候,突然跑过来一个人,拦在了拿枪的哨兵面前,一边拦着不让哨兵开枪,一边不住地陪不是:“老总您别生气,老总您别生气……” 他一直用自己的身体挡着枪,最后那个哨兵没有开枪,他父亲的扁担还是被硬抢走了。 

李学良说,他一辈子都记得那个人,那可是他们一家的救命恩人,那个人是刘怀庭大爷。如果不是当时他挡在哨兵面前说好话,也许他们爷俩就没命了。

不过,他父亲的那根扁担始终没有要回来。他父亲后来告诉他,第二 天王洪九的部队就逃离了临沂城。李学良说,现在回忆这件事,一是为了揭露当年王洪九的部队对百姓的蛮横,二则是为了纪念邻里之间那种能够舍身帮助自己的感情。

特色小吃

据记者了解,如今居住在北三孔桥的老人只有几户了,他们小的时候,经常看着大人们忙活着一家的生计。“都是穷人出身,也就是做点小买卖,要不就是做泥瓦匠出苦力。”老人们都这样说。 

其实许多小买卖是当年临沂的一道特色。据说当时马玉启做的马蹄烧饼,那可是一绝活。那时候的马蹄烧饼都是一对对的,掰开里面都是一层层的,由于里面放足了各种佐料,吃起来有滋有味。还有苏家的油煎包、陈青玉的粥。这些买卖在养家糊口的同时,也为临沂人增添了不少的口福,同时也形成老临沂的一道特色。 

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人,艰苦的回忆是少不了的,但是也有许多我们现在无法体会的记忆。那可以舍身救命的邻里间的感情,小时候如童话般美丽的田园风光,都是现在的人们无法体会,也没有机会体会的。对于老人们来说,那是一段艰难的岁月,但是历史是我们无法选择的,经历过了那段历史,沉淀下来的是对生活加倍的热爱和珍惜。 

(原载《临沂广播电视报》2004年第47期8版,作者:张晓菲)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苏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