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临沂记忆 > 正文

颜巷口街:颜家巷口流芳地

核心提示: 俗话说:雁过留声,人过留名。虽然历史并不会因为谁而做短暂的停留,但是历史总会留下些蛛丝马迹,让我们去回忆往事,凭吊先人。就算是历经了千秋万代依然有许许多多的美丽故事流传下来。

47、颜巷口街

颜氏巷口的由来

颜巷口街位于煤山小区以南,兰山路以北。临沂第三试验小学就在颜巷口街北端路西。每天一到放学的时间,整条街上都是孩子们打闹的身影,热闹极了。这些天真的孩子们每天上学都要经过颜巷口街,不过他们对颜巷口的印象,还仅仅是学校门口那些美味的小吃摊子。不居住在颜巷口的老人对这里的印象就有很大的不同了。听老人们说,以前颜巷口街其实就同它的名字一样,是一个巷口,距离很短。位置就是现在颜巷口街的南端与兰山路交汇的路口,人们称那里为颜巷口。 

颜巷口向北的这段距离,以前人们称之为“城隍庙前”。这个名字,在解放以后很长时间还一直使用。在附近居住时间长的住户说:“以前我家门前的门牌上挂的就是城隍庙街,到后来换成新的门牌,名字就改成了颜巷口街了。”现在东西走向的道路就叫城隍庙街,向南拐的这条南北的街道就称之为颜巷口街了。 

关于颜巷口街名字的由来,五六辈子都住在这条街上的老人,都不能明确地告诉记者答案。他们只能够隐约地知道,巷口原本是有颜姓居住的。后来记者采访了颜世贤、颜世友两位颜氏家族的后人,对颜家巷口的来龙去脉才有了一定的了解。 

颜世贤告诉记者,颜巷口的位置位于沂州府衙的西边。当年颜氏、王氏、诸葛氏,都是沂州的名门望族。为了表示尊敬,就将府衙西边的一个巷口定名为颜巷口,并在路东修建了一座颜庙。据说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颜庙还存在呢。颜世贤证实,解放前颜家巷口确实曾有颜家后人居住,如今他的长辈在颜巷口还有自己的房子。 

颜世友告诉记者,颜巷口的名字是源自明朝洪武年间,在修建临沂新县道路的时候,取衙门西通北城墙最近的一条路定名为颜巷口街。当时颜家的后人有许多在京城为官,颜巷口就是颜家声名的流芳之地。

颜家到颜真卿的时候是声名最胜的时候了,但是在他以前颜家也曾经出过许多的名人。他们的事迹不仅在颜家的家谱上有记载,在临沂的县志中也多有提及。首先追溯到晋朝的时候。颜含,临沂人,他的曾祖颜胜曾做青、徐二州的刺,从鲁国迁徙到琅琊郡临沂县孝悌里居住。 

颜含少年的时候,就以孝敬父母而闻名。后来他的哥哥得了重病,他为了服侍哥哥竟然十三年没有出家门,一直到他的哥哥去世。他的寡妇嫂子,因为有病失明,颜含督促家人,尽心奉养,结果治疗痊愈。因此颜含的名气就更大了。 

晋元帝渡江以后,他由上虞县令一直做到了吴郡太守,后来又升为国子祭酒,光禄勋。年老归家之时,晋成对他大加赞美,亲自去看望他,并加封为右光禄大夫。他逝世的时候,赐谥靖。 

他的曾孙颜延之也是历史上有名的人物。颜延之生来爱好读书,仕于宋为太子中舍人。因为他性情狂诞不羁,不能取得当事者的容忍,曾有较长的时间不受重用。他生活俭省节约,经常穿粗布衣服,吃粗饭。他后来官居金紫光禄大夫。颜延之的诗文在历史上同样留下美名,他的诗文同文学家谢灵运是齐名的。据说颜家从颜含到颜延之一直都被称为“江北名门望族”,颜家族人也大都位高权重,是为官族。 

到了颜真卿的时候,可以算是鼎盛的时期了。不论是他的书法艺术还是他的事迹,都为后世人所推崇。

颜世友说:“临沂作为先人故里,颜巷口就是一块颜家流芳之地啊。” 

不论人们对颜巷口的理解是怎么样的,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这里是一段历史的见证,是一段美名的延续。

求学经历

如今住在颜巷口街北头的陈宝琨,是解放以后搬到这里的。原本他是住在西边不远的北当铺巷子里的,解放后建设临沂地委党校,他们便搬迁了出来。当时同他一起迁出来的还有好几家都在这里落了户。 

陈宝琨幼年时期,正赶上抗日战争,日本鬼子占领了临沂。他便同家人躲到了乡下,父亲是“老五中”的毕业生,在乡下的时候就教他《百家姓》、《论语》。1942年,他们一家回到临沂城里以后,陈宝琨就在模范小学(即临沂三小)上学。当时临沂就三所小学,除了模范小学,南关还有一所兴亚小学,天主教堂的耀汉小学。大部分的孩子都在这三所学校上学。 

因为当时还是日本人统治时期,平时除了学习普通的课程以外,还有专门的日文老师,学习日文。当然除了进行奴化教育,日本人每年还要进行一次隆重的祭孔仪式,标榜对中国古文化的尊敬。在祭孔的时候,学生们还要唱《祭孔歌》。如今陈宝琨还依稀能够记得当年祭孔歌的歌词和音律。歌词中这样写到:山东为孔孟桑梓之邦,文化发祥之地,圣经贤传,历代所宗,凡我同胞,应恪遵,力行,敬祖先…… 

祭孔仪式中用的整猪、整牛、整羊,在仪式结束以后,老师一人一块分割了,都高兴地拿回家了。到现在很多人说起这件事情都觉得很有意思。 

陈宝琨的记忆力非常好,幼年时经历的事情都能够印象深刻。但是因为父亲去世早,他很早就开始补贴家计。临沂城第一次解放的时候,他曾经在街上卖过烟。那时候的烟都是八路军生产的大鸡烟。 

当时在老南门外有个专门批发烟的市场,当时在城里卖烟的都要上 那里去批烟。后来他晚上就在街公所里当老师,教人识字。那一年他才十五六岁。 

后来他又重新上了小学,在天主教堂上的高级部。让他永远不能忘记的是,在上高级部的那段时间,主任教他演《兄妹开荒》,开启了他对艺术的热爱。后来他在大众舞台演出时,表演的就是《兄妹开荒》。抗美援朝时期,他也参加文艺宣传,他还记得自己当年演了一个美国兵, 陈宝琨说他差一点就走上了艺术的道路。可是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他一直从事教育的工作,一直到退休。如今唱歌还是他的爱好。

城隍老爷出巡

颜巷口街的北端路西原本是一片很大的空场,每年逢城隍庙庙会的时候,空场上便人山人海了,最让人难忘的算是“城隍老爷出巡”的仪式了。这个古老的仪式,许多老人的印象都不深刻了。 

据说这个仪式需要近百人呢!城隍原本是个很小的官,名曰“水庸”,专门管田间蓄水、泄水的工作。到了唐宋时期受到重视,开始奉祀。到了明朝洪武年间,朱元璋下令上至京都下至府、州、县统统建立城隍,负责守护城池。从此城隍的级别便提高了,据说最低的城隍也是正四品,相当于副省级呢。 

城隍出巡的时候,八面虎头牌开道,十面大旗飘扬,六十四位手执兵刃的执事尾随,那可是何等的威风凛凛啊。阳间的事情由衙门管理, 阴间的事情由城隍管理。在人们的心中城隍便又多了一份畏惧。千百年来,人们流传的关于城隍的故事也都充满了怪异的色彩。

紫藤花开

在城隍庙前空场的南边原本还有一座庵堂,叫“延庆庵”。庵里敬的是南海观音,后来在泰山行宫当尼姑的方琴师傅,早年就是在延庆庵里当尼姑的。 

听一位姓赵的住户讲,延庆庵的院子里曾经有一株紫藤,据说有百年的历史了。枝干也有碗口粗了。紫藤开着美丽的紫色的花儿,一个小小的架子支撑着它的身体。人们可以从支着的架子下面经过,享受着悠闲而快乐的生活。 

后来这株紫藤在战争中被破坏了,如今老人说起它还是觉得很可惜。他小的时候,还经常在架子下面玩耍,那好像还是不久以前的事情,可转眼紫藤就在他的视野里消失了。 

(原载《临沂广播电视报》2004年第44期8版,作者:张晓菲)

责任编辑:苏丹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