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临沂记忆 > 正文

八小集:石条路上的集市

核心提示: 说起古老的街道,人们首先想到的是暗生着青苔的石板路,想到的是斑驳的暗青色的墙。人们总想从这样的低矮和灰暗里捕捉一些讯息,一些他们认为的应该属于老街道的低婉而哀愁的气息。其实古老的街道也许并不是我们想像的那般寂寥,不论是过去或是现在,繁华和热闹一直都是它们的旋律。八小集可以算是这样的一条街道了。八小集的形成,就是因为这里每逢农历“三、八”便会有集市,当时临沂城的集市有“五、十大集,三、八小集”之分,所以称之为“八小集”。八小集位于旧日的兰山区人民政府的西临,它北面接兰山路,南到考棚街。

从古至今,繁华一直都是八小集的主旋律。

从古至今,繁华一直都是八小集的主旋律。

三、八逢集

解放以前,八小集最热闹的时候就是逢集的日子,据说从清朝的乾隆年间,这里的集市就形成了。开始的时候,这里并不是官方设立的集市,而是因为附近的居民就近购买东西方便,而逐渐形成规模的。八小集因为受到场地的限制,市场比较小,逢集上出售的物品比较固定,主要以粮食为主。卖的一般都是大麦、小麦、高粱、黍子、稷子一类的粮食。稷子这种粮食现在已经很少听说了,据老人说,稷子类似糯米,有粘性,它的用途主要是用来包汤圆。

除了粮食,还有一些卖海货的,卖蔬菜的就比较少了。据说,当年范筑先在临沂当县长的时候,在他的治理下,临沂城的治安非常好,基本上到了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地步。当时有些乡下人走很远的路来城里赶集,卖粮食。倘若是有剩余的粮食,放在墙根,用席帽子一盖就可以回家了,等到下一个集的时候再来取,粮食还是好好地堆在那里,也没有人偷窃。 

赶集的传统随着时代的变化,也渐渐在临沂城里淡化、消失了。以前人们的生活基本上依靠赶集,如今随时随地你都可以买到需要的东西,大集也就失去了它存在的价值。八小集,三、八赶集的传统也就随之消失了。虽然没有了集市,但是八小集还是在人们心中留下了许多值得回味的记忆。 

这记忆里也包括八小集那两条简单的石条路。八小集的石条路,许多年龄并不是很大的人也有印象,因为这里到了上世纪70年代末才开始铺设沥青路面。原本走的那条石条路,据说也是范筑先在任时修建的。听老人们讲,当时所用的石料是修沂河桥时剩余的,虽然只是在路上铺设了两趟石头,这在当时临沂城也是极为稀少的。当年在八小集附近工作过的老人说,八小集铺沥青的时候,路上的石头,每一块都被人们来回走动,磨得光溜溜的了。就是这看似普通的两排光滑的石头,却不知有多少人从它上面经过,不知有多少故事就在它的身上发生。

五彩斑斓的童年

八小集的北边与兰山路相通,解放以前的兰山路,人们通常称之为“北大街”。北大街也是临沂城比较繁华的一条街道,当时大街上的店铺一间紧挨着一间。宾客熙来攘往,好不热闹。 

八小集北头路东当时开了一家丝线店,店号“同兴泰”。今年89岁的孟繁瑞告诉记者,丝线店就是他的父亲开的,那还是民国初年的事情。那时候,丝线店里出售的五颜六色的丝线都是自家里染的。染线的作坊就在线店的后面,孟繁瑞小时候经常在作坊里面玩,虽然他并不明白这其中的工艺,但是在他的印象里,他家后院的架子上到处都晾晒着五颜六色的丝线,抬头满眼都是彩色的世界。一阵风儿吹了过来,整个世界也跟着翩翩起舞了,他的童年生活也变得色彩斑斓了起来。 

线店主要经营丝线,也卖扎腿用的丝带和绢。丝带是旧社会妇女绑腿用的,在大家的印象中这种绑腿的带子,一般以黑色为主,而且一般都是布料的。听孟繁瑞说,家境好点的人家都喜欢用丝质的带子,而且丝带有不同的颜色。有红色、绿色和黄色等,这些鲜艳的颜色是未嫁人的小姑娘用的,结婚的妇女就很少使用鲜艳的颜色了。 

他们家里当时只卖一种布,那就是白绢。孟繁瑞说,绢的质地比较柔软,穿在身上很舒服,来店里购买的一般都是有钱人,就好像现在的高级服装差不多了。 

“同兴泰”在日本鬼子来临沂以后就停止营业了。临沂城解放以后他们家也没有再从事这个行当。如今,89岁的老人和老伴一起守在当年的北门里的老房子里,过着安静的生活。

买药赠送小箩子

当时“同兴泰”线店路北是一家非常有名气的中药店“恒济堂”。恒济堂同培生堂、仁和药栈、同德堂是当时临沂城里最大的中药店。这些药店大都从郑州等地采购了药材,然后自炮、自切,他们讲究的是“道地药材、遵古炮制,丸散膏弹,一应俱全”。 

当时临沂城有十几家中药店,竞争也是十分激烈的。一般到药店里抓药,把方子给了店员,就可以坐在药店里喝喝茶,等候了。这时候店里会专门有人伺候着,如果你想吸水烟了,店里也可以提供。到药店里抓药,见了客人说什么话也很重要,顾客进门先问候“您来了”,等抓好药走的时候要说“您走好”,要是说成“下次再来”,就成了极为不礼貌的话了。所以不同的行业对待顾客说的话也是不同的。 

恒济堂是一个老字号了,听老人们说,到了民国时有一家叫姚德全堂的药店,因为经营有道而声名远播。姚德全堂也位于兰山路上,在八小集的西边。老人们说在姚德全堂买的药按照药量的多少打包,把量多的一包放在最下面,越往上摞药包越小,包扎好的药包好像一个金字塔的形状,样子很好看。而且每一味药都有详细的说明,包括产地,还有一些小常识的说明,吃什么药忌什么口,都写得很详细。最让人们印象深刻的是,在姚德全堂买药,它会免费赠送一个带把的小箩子,这个箩子的作用,就是在熬完中药往碗里倒的时候,可以过滤药里的渣子,很实用。而且箩子用的是质地比较细的丝料,据说姚德全堂的这一措施,吸 引了许多人到那里抓药,一时间风头盖过了一些老字号的药店。 

现在看来姚德全堂的这种做生意的方式,同现在各大商家搞的促销活动有相通的地方。作为民国时候的一间药店,就能有如此高明的经营之道,不得不让人佩服老板的智慧了。

惟一斋的黄酱油

恒济堂的东边就是赫赫有名的惟一斋酱园,惟一斋的业主姓王,人称“王哑巴”。他善于钻研吃喝。据说临沂的豆豉最早源于清朝道光年间沂州府的垛庄,是一位老妈妈腌制的。但是惟一斋的豆豉在继承的同时也吸收了其它的一些技艺和配方,生产的豆豉“源于垛庄,却又胜似垛庄”。 

当年惟一斋的豆豉可谓家喻户晓,就是今天我们吃到的豆豉还是惟一斋的。但是听老人们说,当年惟一斋还有一样东西很有名气的,那就是黄酱油。惟一斋产的这种酱油,不同于普通酱油的颜色,它的颜色透明,好像白酒一样。而且酱油的味道也同普通的酱油不同,黄酱油不是用来炒菜的,而是专门调菜用的。它有一种香气,调菜味道十分鲜美。老人们提起黄酱油很是怀念的样子,记者想让他们形容一下那种味道,老人们却摇摇头,那是一种只在心里,却说不出的感觉。

贵重的礼物

在八小集北头路西边有一家王贞一杂货店,和它对着的惠丰祥也是杂货店。这两家杂货店以王贞一较为出名。惠丰祥在抗日战争前就倒闭了。点心也是杂货店的经营项目之一,点心一般都是自己店里制作,平时消费最多的要算点心盒子了。 

在传统的习俗中,结婚是必须要准备点心盒子的。在当时,点心盒子的档次,也反映了家里的经济状况。所谓的点心盒子,顾名思义就是一个木头匣子,上面一个横着抽出来的盖子,盒子里面放着点心。一般盒子的外面还有一层包装纸,档次高一点的外包装也会华丽一些。那时候好的点心盒子一般只有城里才有卖的,乡里的点心盒子的制作大多比较粗糙。一些乡里的地主结婚的时候,有的还专程到临沂城里来买。据说那时候到城里买个点心盒子就像前几年到城里买个高档电视机一样的让人羡慕。 

除了婚嫁,平时走亲访友也可以带点心盒子,那就是十分贵重的礼物了。那时候很多普通的家庭,也就是到卖点心的门前看看,能买得起的是少之又少。如今,点心从贵重的礼品成了普通的食品,点心的地位低了,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

变化的面孔

八小集东边是从前的兰山区人民政府,西边大半是临沂市检察院,南面有临沂剧院。据说在解放前,八小集的西边基本上都是姓崔的,一条东崔家巷子与八小集相通。据崔家的后人介绍,日本鬼子占领临沂的时候,曾占用过他们家的房子。解放以后,崔家有两排二层的小楼还曾经被当时的临沂县政府借用过。在大跃进的时候,小楼被毁掉了。 

昔日的临沂剧院的位置,在古代是考棚,到了清朝光绪二十九年成立了山东省立第五中学堂,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老五中”。“老五中”在临沂一直到1936年,在这里毕业的学生都很有爱国的思想,讲科学,接受民主的思想,就像他们的校歌里唱的那样“民主陶冶,科学训练,纯洁热烈,以爱以战”。学校停办以后有部分学生参加了地方游击组织,有的随校南下参加了在四川绵阳成立的山东省立临时第六中学。 

后来这里成为了一个空场,称为“大众舞台”,有许多的大会都是在这里举行。据说当时批斗地主“钱三少”就是在大众舞台的广场。 

解放初期,临沂县政府与八小集还隔着一条小巷叫西更道,西更道南边就是城关区委(也就是后来的城关镇)。后来还在里面建了一座二层的小楼,听在城关镇工作过的老领导说,那是一个很大的礼堂,第二层还是木质结构的,这种小楼在当时也算是比较高级的建筑了。上世纪70 年代,临沂烟厂曾在此办公。后来随着政府范围的扩充,西更道完全并入了院里,慢慢就形成了现在的规模。

如今走在八小集,能够感受到的是它的巨大变化。楼房的建设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我们能看到的是一个不断变化的街道,一个新鲜的面孔。(原载《临沂广播电视报》2004年第42期9版,作者:张晓菲)

责任编辑:苏丹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