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临沂记忆 > 正文

先知巷:汪心小岛“闻家楼”

核心提示: 羲之公园以西不远就是先知巷,先知巷北接兰山路,南到洗砚池街。先知巷在老临沂城里算不得是最有名气的,但是从清末到如今百多年的发展过程中,小巷几经易名。这些名字是对小巷不同时期特色的最好诠释。

42-1

在孩子的眼中,大人们口中那些关于小巷的事情,不过是他们床头动人的神话故事。

四易巷名

据传说,小巷是清朝时始有人居住,当时有户人家在小巷里开了家酒店,居民便称之为“酒店巷”。小巷的南部是麦汪,后来一户姓闻的大户在汪中盖了一座“闻家楼”,人们又称这里是“闻家楼巷”。 

到了民国初年,据说是范筑先当县长的时候,又将街道的名字改为“礼仪街”。至于为什么要取这样的街名,小巷的一位老人告诉记者,因为当年居住在这附近的住户大部分都是“老户人家”,家里大多经营生意,生活较为富裕,家人也都是知书达理,人们的生活安定而有礼仪,因此范县长才取名“礼仪街”。小巷的老人说起礼仪街的时候,还是感到很光荣,因为这个名字是当年范县长对居住在这附近居民的高度评价。 

先知巷这个名字,是解放以前从小巷西边的西马道南段的“先知巷”移过来的。西马道就是当年西城墙根下的马道,原本是为守城部队巡逻而建的军事设施。到清朝时开始有人定居而成巷。西马道南北走向,贯穿兰山路。清乾隆七年颁行的《钦定文庙乐章》的首句是“大哉孔子, 先觉先知”,民国时孙中山先生也有“先知觉后知,先觉觉后觉”之语。西马道因距文庙较近,故把西马道兰山路以北的一段称之为“先觉巷”,以南的一段称之为“先知巷”。解放前,人们将先知巷的名字移到了礼仪街,原来的先知巷成了“西马道南巷”。 

四易巷名以后,先知巷的名字便一直使用至今。

42-3

上世纪30年代,对临沂城居民来说,照一张这样的照片是很奢侈的事情。

大麦汪水酿酒

当年,先知巷里的酒店位于小巷北头路西,店面就在兰山路上。据说店主叫李洪仪,人们通常称呼这里为“南酒店”,因为在北面小巷里也有一家酒店,称之为“北酒店”。南酒店靠近兰山路的繁华路段,生意红火。 

小巷的老人们说这家酒店毁于日本鬼子的炮火。在他们印象中,酒店靠近兰山路的是店铺,后院才是酿酒的地方。酒坊的南墙外紧挨大麦汪,平日酿酒就在大麦汪里取水。酒坊在南墙外砌了一个大水池通到院里,然后派伙计提着水桶到汪里打水倒进水池,水池的水就会流到院里,供酿酒之用。

虽然只是一家小型的酿酒的作坊,据说成本也是很高的。开酒坊酿酒,酿酒用的粮食是必不可少的,酿酒的人家一般都有自己的磨房。当年城隍庙街有一位张石匠是做石磨的高手,临沂城大大小小的酒店所用石磨大都经过他巧手的一番琢磨。 

制曲是酒店酿酒十分重要的环节,酒店一般都会请老师来指导。每年麦子收成以后,就是酒店一年一度制曲的最佳时节了。制曲对温度、湿度的要求比较高,哪一点掌握不好都有可能使一屋子的曲坏掉,所以对酒店老板来说,制曲师傅是很重要的。请一回老师制的曲可以用上一年时间。 

酒店的院子里还有十几个用来发酵粮食的大池子,一般一池粮食大约需要两周的时间发酵。发酵好以后的程序就是蒸酒了,蒸酒用的都是12 印的大锅,上面是扣上锡锅。 

酿出来的酒的度数需要鉴别。一般是把酒和水按照一定的比例勾兑,通过观察和品尝来判断酒的度数高低。 

自日本鬼子占领临沂后,酒店的生意就结束了。小巷里恐怕只有70岁以上的老人才能谈起对酒店的印象。

汪中盖小楼

大麦汪是老临沂城非常有名的大汪,此汪面积很大,现在的先知巷南半部分原本都在汪里,此汪的南崖都延伸到了南城墙附近了。 

大麦汪南高北洼,到了秋冬枯水季节,汪水大部分都干了,附近的居民便会在汪里种上一季大麦,因此人们都叫这里为“大麦汪”。等到收割完毕,夏天雨水多起来,汪里便又涨满了水。 

闻家楼便盖在大麦汪里。据说闻家在这里居住的时间并不是很长,闻家原为附近乡里的富户,家有土地100多亩。闻老先生喜风水,说这大麦汪是土龙地脉所在,便遣人将汪里一处垫高,建了一座“闻家楼”。闻老先生还打了一眼水井,听说这眼水井是附近唯一的一口甜水井。门前的空地上是一畦大蒜,个头很大。附近还种着一排柳树。 

等到涨水的季节,闻家楼附近被水包围了,小井也淹没在汪里。闻老先生经常划着小船在汪里穿行。

闻老先生同小巷里的居民交往不多,平时居民都是到西门外五孔桥挑水喝。只在军阀混战时,临沂城四门紧闭,附近的居民才到这里挑水喝。 

后来闻家离开了这里,这座小楼便荒废了。小巷里一位80多岁的老人说,他记事的时候闻家楼就已经坍塌了。 

虽然没有了闻家楼,但是大麦汪依然热闹,夏天这里总是不断打鱼、捞虾的人。他们都撑着用高粱结扎成的筏子,捞上来的虾活蹦乱跳的,拿到市场上也能卖个好价钱。 

被填平后的大麦汪上盖上了房屋、楼房,如今的洗砚池街就是从当时的汪里穿过,当年只能种一季大麦的涝洼地如今成了繁华的闹市。

“泰山行宫”里的师傅

“泰山行宫”在南酒店的西边,里面供奉着泰山娘娘的铜像。一般寺庙里大殿的神像都是座北向南,但是“行宫”大殿里的神像是面向北的。 

据说在大殿两边的柱子上分别写着“问菩萨为何倒坐,劝世人不肯回头”两句话。关于神像倒坐还流传着一个神话故事:相传,泰山娘娘到凡间来劝世人行善,临走之前发誓如果三年之内不能完成使命,便从此倒坐。

结果,泰山娘娘失败了,从此以后她就倒坐修行了。解放前泰山行宫里面还住着尼姑方琴和她的徒弟、徒孙。1947年前后,国民党曾经把部分地雷放在了泰山行宫里,派人看守,结果不小心引爆了地雷,将方琴师傅的徒弟炸死了。 

小巷的居民说起方琴师傅,都说以前一般称呼她“大爷”,也有叫“大哥”的,都是用男人的称呼。方琴师傅始终没有还俗,解放以后她就生活在这里,后来她的眼睛看不见了,就找了一个人来照顾她,一直到1968年她去世。她的徒孙解放后还了俗,离开了这里。

斗行里的工作

小巷里一户姓崔的人家,早年是做花线批发的。他们把蚕茧里抽出来的茧丝,染成五颜六色,卖给走街串巷的货郎。以前枕头套上那些美丽的刺绣用的就是这种花线。 

不过,从乡里“跑反”回到临沂,他们家便不再卖花线,而是到斗行里工作。原来以前大集上卖粮食的时候,卖粮食的和客人讲好了价格,要把粮食拿到设在集市的斗行里去称。卖出的粮食有几斗几升都是斗行里说了算。每到赶集的时候,集市上还有巡行的,要是看到有不经过斗行私自卖粮食的,就要进行处罚。 

以前集市又称“行”,官府里有一个管理市场的总行。一个集市就是一个行,有财力的人物可以承包行。只要一年给总行里交一定数目的钱,他所包的行就归他管理了。他可以组织人到行里收税、收摊位费。

42-2

武庆荣抚摸着当年父亲度过的老书说:“以前父亲就是读这些书经常彻夜不眠。”

针灸大夫“武四爷”

武四爷是武庆荣的父亲,他的父亲解放以后曾在现在的临沂市第二人民医院当针灸大夫。 武四爷是大家对他父亲的尊称,他的父亲幼年便学习生意和针灸,学成后经常免费给 附 近的人看病诊治。后来武四爷在南门里开了家铁货店, 朋友知道他医术高明 经常找他看病。 

武四爷最大的嗜好就是看书,经常手不释卷,彻夜不眠。当时城里一些有学问的人经常 去找他的父亲,他们聊天也聊文学。武庆荣还记得他们讲的《聊斋》、《三国演义》,还有许多美丽的神话传说,都让他记忆犹新。 

武庆荣给记者找了一些当年父亲读过的老书,抚摸着这些已经残破的书页,武庆荣说:“以前父亲就经常这样彻夜读书。”

泰山石敢当

走在小巷里,在巷口拐弯的地方经常能遇到或是写在墙上或是刻在石碑上的“泰山石敢当”几个字。据说这几个字是护宅的,这里还有个传说呢。 

相传,石敢当本是一个人,姓石,名敢当,家在泰山旁边的徂徕山桥沟村,在泰安城测字为业,很勇敢,又好打抱不平。有一年,泰安城南汶口镇—户人家的闺女被妖怪缠住,生命危在旦夕。这户人家请石敢当去驱妖,石敢当当即应允。他设法驱赶了妖怪,治好了那闺女的病。 妖怪向南跑到了福建,又在那里作侵害人,福建的人到泰安请石敢当驱妖,他便到福建将妖怪赶跑了。不久,妖怪跑到东北,又在那里害人,又请石敢当去驱妖,石敢当说:“我拿他一回,他就跑得很远,全国这么大地方,我也跑不过来。这样吧:泰山石头很多,我找石匠在石头上钉上我的家乡和名子,‘泰山石敢当’,谁家闹妖气,你就把它放在谁家的墙上,那妖就吓得跑了。”以后传开来,大家都知道妖怪怕泰山石敢当,只要找块石头或砖头刻上“泰山石敢当”,妖怪就不敢来了。所以现在全国各地,从南方,到北方盖房子垒墙都先刻好“泰山石敢当”,垒在墙角处,用以避邪。 

(原载《临沂广播电视报》2004年第36期14版,作者:张晓菲)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苏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