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临沂记忆 > 正文

商家巷:“淋碱”人家“商柴碱”

核心提示: 商家巷位于兰山路天主教堂以北,南北走向。因为清朝时候有姓商的人家在这里定居“淋碱”,故名商家巷。后来附近才逐渐有人迁来居住,逐渐成巷。

39-1

楼房的不断增加,小巷里原本最为常见的“四柱青”建筑,如今已经寥寥无几。

“淋碱”的“商柴碱”

当年居住在巷东的商姓人家,祖辈依靠“淋碱”为生,临沂人称“商柴碱”。在洋碱还没有流入临沂以前,人们在大街上买的碱基本上都出自他们家。 

商运吉小的时候家里还在“淋碱”。他还是听奶奶说,以前商家巷附近根本没有一户人家。商家巷的西边是当年盖城墙取土形成的大水汪。北面有一条水沟,水沟同东边的北大寺汪是相通的。 

当时他们家是住在东边不远处的马石猴巷的。有一年冬天,正值过年的时候,商运吉的奶奶到大街上去卖年货,走了很多的路,把脚上唯一的一双棉鞋给弄湿了。他的奶奶便到大水汪里去刷鞋,回来拿到屋里烘干。后来他的奶奶无意中发现,大水汪的东崖由于向阳,雪化得很快,地皮都露了出来。当时老人觉得这里阳光普照,是块风水宝地。正好家里人口多,居住有些拥挤,她便同家里人商量将大水汪东崖这块向阳地买了下来。从此商家便在这里定居。 

商运吉说以前他家的院子有一亩地的面积呢,里面不仅用来居住,也作为“淋碱”的作坊。当时家里请了好几个伙计帮忙干活。“淋碱”用的原材料草木灰是伙计担着席笼子到各家各户收购来的。收来的灰要填到大靛缸里,然后人站在缸里将灰踩结实了。为了让缸盛更多的灰,缸上面还要“茓子”(用粗席将东西圈在中间)。 

淋碱出的水有“头水”“二水”、和“三水”之说。其中“头水”含碱浓度最大,“二水”次之。这三种水分别放在三个大缸里,不断循环使用。简单的解释就是,将“二水”倒进盛灰的缸里,淋出来的水就是“头水”,然后将“三水”再倒进盛灰的缸,淋出来的水放到刚才倒空的“二水”的缸里就变成了“二水”,这时盛“三水”的缸再清水续上。三缸的水就是这样向前循环。 

当时在大街上出售的碱都是固体的,将碱水变成固体就需要炒碱。将从草木灰里淋出的头两锅水倒进八印的大铁锅里炒。随着水分的蒸发,锅里的碱水就越来越稠。炒碱的时候,必须有一个专人拿着大铁铲不停地搅,防止碱粘在锅底。而且火候也要适当控制,如果火候过大的话,就会将碱炒糊了。 

等到锅里的水分蒸发得差不多的时候,碱也变得好像粥一样的粘稠。将炒过的碱倒进模子里,冷却了以后倒出来,就是和模子一样形状的固体碱块了。这种古法淋碱,碱的颜色都是粉红色的。这样的碱块就可以拿到街上去卖了,到街上卖的时候,谁家要买多少,就用锤子砸下一块。 

“你要是按照我说的方法,现在你自己也能淋出碱来。”商运吉说,“这并不是多么复杂的手工艺。” 

当年他们家在商家巷里淋碱用过的草木灰,就堆在大水汪边上,时间久了把大水汪都填平了很大的一片。就连他家的院墙都是用灰砌起来的,有谚语说“灰不打墙”,商运吉说:“他家的墙有一米那么宽呢,就是用灰打起来的,还很结实呢。”

未命名

本版邮票、火花、钱币图样由李振友提供。

从小爱好收藏

李振友最大的爱好就是收藏。邮票、火花、画片、钱币、彩票,无一不在他的收藏之列。他的家里一箱一箱的都是他多年来的收藏。 

他小时候家就在商家巷里,但是那时候日本鬼子进了城,他们一家便“跑反”到了乡下。十几岁的时候,他还在村里卖过香烟,正是从那个时候起,李振友迷上了收藏。那时候每盒香烟里都会有一张画片,他的收藏就是从收集这些画片开始的。 

只要是卖出一盒烟,他都会向买烟的人讨要画片。那时候香烟的品种已经很多了,有万寿烟、大都会、双狮等。香烟的品种多了,里面画片的内容也丰富起来了。画片不仅仅有三国、水浒的内容,还有反映抗战史的画片。一盒香烟里面一张小画片,一条烟里面有一张大的画片。这种大的画片只有买整条烟才能见到,李振友到集市上批烟的时候,都要先看看里面有没有那张大的画片,如果没有或是被卖烟的抽走了,他就一定要人家再补一张,否则就不买那家的香烟。 

为了能够收集到一整套的画片,李振友还经常偷偷地把没卖的香烟撕开,把里面的画片拿出来。如果那张画片是自己没有的,他就留着,再找一张自己多余的放进去。还有一种办法就是同喜欢收集画片的人交换。李振友那时候收集了一箱子的画片,这些画片他一直当成宝贝一样锁在一个箱子里。但是后来他参加工作以后,他的父亲将这些画片都拿出来送给了别人,这让李振友伤心了很长的时间。 

解放以后,李振友又开始收集邮票。不仅有中国的还有外国的,有部分已经被他整理成了系列。他几十年来收集的邮票多次在省里和市里获过奖。他还收集了一些解放前使用过的纸币。李振友说,他小的时候用过许多的纸币,有法币,有关金,这两种都是国民党发行的。也用过北海币,那是抗日战争时期,在山东根据地使用的钱币。 

关金原为国民党政府专供缴纳进口关税用的一种货币。它的正面中间是孙中山像,背面是银行大厦。1942年2月1日以后,国民党政府允许关金券在市面上流通,并可以按照一定的比例兑换当时使用的法币,使关金成为了在市面上流通的纸币。关金一直到1948年才中止使用。 

李振友说关金到快停止使用的时候,贬值很厉害。关金的面值也变得很大,最大面值到了25万元。那时候用关金到街上买东西,要用麻袋装着钱才行。买东西时钱都是一捆一捆的给。 

当时不仅仅是钱,就是当时国民党发行的邮票也开始贬值。到邮局寄信,也许以前只要贴一张邮票就可以了,到最后邮票贬值,就是把整个信封贴满了邮票,邮资也还是不够。后来就开始更改邮票的面值,当时寄信的一张面值20元邮票,有的竟被改为面值2000000元。

记者在李振友家里采访的时候,他的老伴说他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前两年出了一种方便面,一包里面有一张画片,他又迷上了收集方便面里的画片。其中有一套名叫“赤壁三国风云录”,全套是70张画片。虽然一箱方便面里也就只能找到三四张不重样的画片,但是为了集齐一整套画片,他不停地买方便面,一直到集齐为止。到底当时他买了多少箱方便面就连他自己也记不清了。 

李振友觉得这就是他最大的乐趣,他收藏这些东西并不是为了赚钱。看着自己这几十年来收藏的成绩,就是他最大的满足了。

刁斗桅杆的由来

一头挑着三层抽屉的坐凳,一边挑着生火的炉子,上面还坐着铜盆。这就是以前“剃头匠”的行头。找一处空闲地,立上一根桅杆,桅杆上面挑一个斗子。理发的家什都放在坐凳下面的抽屉里。坐凳上面有一个类似现在存钱罐上面的长孔,剃完头把钱顺手塞进这个长孔。以前的剃头摊子就是这么简单。 

梁清和今年83岁他从小就随父亲在南门外出摊剃头。很多人都对那根刁斗桅杆感到好奇,为什么剃头匠都要插这么一根杆子。据说这里面有一段历史故事。 

相传明熹宗在位时,太子头上生疮,诏御医诊治,须剃去溃脓处头发才好敷药治疗。御医遵于礼教“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毁伤”不敢妄动,只得奏明熹宗。熹宗便诏隆福寺“维那”来宫里为太子剃发。这个“维那”俗家姓罗,京城的人都叫他“罗和尚”。罗和尚和隆福寺受到这个“殊荣”之后,声名大噪。从那以后社会上很自然地出现“剃头”这个行当,后来结成“剃头帮”,人们对他们叫“剃头匠”,或叫“剃头司务”,还集资修建一座庙宇,尊“罗和尚”为开山祖师。 

清军入关以后下令剃发蓄辫子,不从者杀无赦。清统治者把这个剃发任务饬令“剃头匠”执行,给他们一个职称叫“待诏”。每人发一剃头担子,一头是三层抽屉的坐凳,里面放置剃刀、梳篦、磨刀石等工具; 一头是生火炉子,上面有个铁或铜的圆桶锅热水,上有一个铜盆,后面立一根刁斗桅杆,上挂黄布牙边长方旗,再上有“奉旨剃发蓄辫”字样。慢慢地桅杆上的长方旗没有了,但是刁斗桅杆一直保留了下来。这就是刁斗桅杆的由来。 

后来梁清和同父亲在临沂城里开了自己的理发店,起名“丽华馆”,条件有了很大的改善。热天还在天花板上挂几排木框架,中间夹一排葵扇拴上麻绳,由人来回拉动扇风纳凉,当时这就叫“风扇”了。解放以后公私合营,理发店都成了公共财产。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时候,理发店的门口都会上竖立一根红、白、蓝三色相间的旋转灯柱,十分醒目,夜间发出耀眼灯光。这个标志成为了当时理发店的标志,据说是从国外传来的,到现在一些理发店门前还会用这样的标志。 

(原载《临沂广播电视报》2004年第33期10版,作者:张晓菲)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苏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