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临沂记忆 > 正文

马石猴巷:道台官宅在此建

核心提示: 城市的改造改变了我们的生活环境,如今我们再回到从小生活的地方可能已经找不到童年生活的影子,但是留在脑海中的记忆是不会改变的。跟随脑海的记忆,我们又回到了童年的小巷。

童年的马石猴巷的巷头上有一块雕刻着猴子形状的石头。有人说小巷的名字因为这是一块上马石,也有人说这块石头似马似猴。在老人的记忆中,从未见过有人踏着它上马,石头上的石猴也是模模糊糊的,大约是个猴子的形状。当老人还是懵懂的孩子的时候,马石猴是他们围着“拾石子”的地方,是他们做游戏的地方。

马石猴巷位于涑河以南,沂蒙路以西。马石猴巷的出口处连接着沂蒙路。近两年进行改造,马石猴巷只剩下西边一半的长度,东边靠近沂蒙路的部分盖上了沿街楼和居民小区,已经看不出以前小巷的模样。

南北大街的石台阶

面对小巷越来越多的变化,老人似乎更喜欢守着自己的一方天地。

面对小巷越来越多的变化,老人似乎更喜欢守着自己的一方天地。

沂蒙路从涑河南岸到兰山路的交汇处这一段,在解放前被称之为“南北大街”。当时的南北大街比现在的沂蒙路要窄很多,这里经过了多次的改造,向两边扩充了不少。同南北大街相接的马石猴巷东头也有一部分成为了大街。

听马石猴巷的老人们说,在民国时期,这条南北大街的宽度还不到8米,如果有小车经过,道路两边只剩下人步行经过的空隙了。南北大街的地势很洼,道路两边的房屋比中间的大街要高出1米多,因此住在大街两侧的住户每家的门外都用青石砌着一层层的台阶。由北至南整条大街两边都是这样,形成了南北大街的特色景致。

后来日本鬼子侵占临沂,对南北大街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扩建,将路两边的层层台阶都拆除了,而且垫高了街面。南北大街两边的石台阶从那时候开始便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中。

淋灰汤洗衣服

现在我们洗衣服都习惯用洗衣粉或者是肥皂,时间向前推进几十年,许多人甚至还记得父母把衣服拿到小河边,撒上碱面用碱洗。然后手起棍落,浸过河水的衣服发出“啪啪”的声响。

时间再向前推移,老人们洗衣服的方式恐怕不是我们所能想象得的了。草木灰、豆腐浆水、“糊子面”(烙地瓜煎饼时和水的地瓜面)、皂角,这些东西都可以用来洗衣服。

草木灰里面含碱,洗衣服的时候要先把灰里面的碱淋出来。淋碱的方法很简单,把草木灰放到一个缸里,缸的底下有一个出水的孔,在缸底垫上一张席子,席子下面用盆接着。然后在缸里注水,草木灰里的碱就混和在水里,顺着缸底的小孔,经过席子的过滤,流到了最下面的盆里,盆里的水就是淋出的碱水了。

据说刚淋出的碱水是粉红色的,手伸进去感觉滑滑的,好像现在用的肥皂水的感觉。这样的水就可以直接用来洗衣服了。以前临沂城里有户人家就是专门依靠卖碱生活的,不过出售的碱经过特殊的加工制成块状了。

除了这种居民自己淋的“土碱”,像豆腐坊做豆腐时压出来的豆腐浆也可以用来洗衣服。最有意思的就是用“糊子面”的水洗衣服了,以前人们烙煎饼大多是用地瓜和成“糊子”,用包袱将“糊子”里的水压出来,就可以用来洗衣服了。用皂角树上结的皂角洗衣服就不足为奇了,现在的一些卫生用品有些还是提取皂角里的成分呢。

吃的、烧的都可以被人们利用起来,普通的生活中其实蕴藏着许多的智慧。

清朝四大公馆之一

马石猴巷东边成了居民小区。附近的老人最喜欢的就是聚在小区楼下,打打麻将,聊聊他们年轻时的乐事。

马石猴巷东边成了居民小区。附近的老人最喜 欢的就是聚在小区楼下,打打麻将,聊聊他们年轻 时的乐事。

如今马石猴巷的许多事物已经面目全非了,但是这里曾经流传着许多美好的故事。

听从小在马石猴巷长大的黄凤鸣老人们讲,在道光年间临沂曾经有四大公馆,分别是:曹家公馆、茅家公馆、刘家公馆、尹家公馆。

茅家公馆的位置就在马石猴巷的东头巷北,大门对着沂蒙路。黄凤鸣告诉了记者这样的一个故事:在清朝后期,皇帝巡途经长江,遭遇了风浪,皇上的船翻了。当时追随皇上的有姓茅的6品带刀卫士,拼死护驾,救了皇上。皇上便赏赐了他5品道台,派他到临沂任职,宅院就在马石猴巷。

黄凤鸣告诉记者,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其实就是他的爷爷。当年由于他救驾有功,皇上不仅赐了五品道台,还赐给他们家一对大红灯笼。每年阴历年的时候,他们家便会在大门外挂起灯笼,燃起蜡烛。大小官员路过他家的门口,可谓“文官下轿,武官下马”,也是威风显赫的人家。

黄凤鸣小的时候,已经是民国年间了,他的母亲只是将这对红灯笼小心翼翼地收着,不再挂起。在他的印象中,那对灯笼已经很陈旧了,外面的那层灯笼布已经有些褪色。但是因为这是皇上所赐之物,他的母亲还是像宝贝似的收藏着。

黄凤鸣的父亲茅住臣,是光绪年间沂州府第一任电报局的局长, 一直到民国时期。黄凤鸣小的时候,家境比较殷实,住的房子比一般的家庭要好很多,人们称之为“四不露毛”和“四柱青”。“四不露毛”是指房顶中间是铺的稻草,四边都是用黑瓦盖起来,使四边稻草都露不出来,也是用来形容家境比较富裕的家庭才能住得起的房子。“四柱青”是指当初盖房子的时候,房屋的四角都是用青砖支撑的,这种房子要比普通的草房子结实,能够居住的年岁也会长一些。

黄凤鸣记得小时候,一进堂屋的门,前面摆着一个条几,上面供着祖先的牌位。不仅有牌位,家里还有不少祖先的画像,那时候还没有照相机,这些像都是请画师画的。黄凤鸣当时还是孩子,并不能完全认得画像上的人,只是听母亲说画像上的人都是茅家的先人。他们都穿着朝服,代表着他们的职位。这些画像中给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其中一人长着满脸的大胡子,而且胡子还是很英武的向上翘着。母亲告诉他那是爷爷的兄弟,到现在黄凤鸣还对那幅画像印象深刻。

不过比较可惜的是,皇帝赐的灯笼、祖先的画像经历了兵荒马乱的年代,没有能够保存下来。

香烟盒里的画片

解放以前,马石猴巷所在的这一片的位置被称之为“西北隅”,以前这里不比沂州路和兰山路那般繁华,做买卖的人比较少,见得最多的是卖香烟的人。

临沂人习惯了吸水烟或者是旱烟,对那些装在小盒里的一根根的洋烟并不感兴趣。为了吸引顾客,那些卖烟的小贩经常会戴着个墨镜,手里拎着一面小鼓,见到人多的地方,一面敲鼓,一面满大街地撒香烟,也不要钱,就是要大家尝尝。那些戴着墨镜的小贩很惹眼,老远看见,人们就知道是卖香烟的来了。

那时候的香烟牌子很少,哈德门和大前门那时候就有了,再有就是老刀牌的烟。听老人说老刀牌的香烟是英国烟,烟盒上印着一个拿着大刀的英国胡子,头上还戴着一顶帽子。

那时候的香烟是没有过滤嘴的,一盒香烟的标准是10支。哈德门的香烟一盒是5个铜板,老刀牌的要贵一点,一盒是6个铜板。香烟还有一种是50支一桶的,香烟桶的形状同现在的茶叶盒差不多,盒子是铁的。

生产香烟的厂家为了吸引百姓购买,在每盒香烟里面还夹着一张小卡片。卡片上面印着中国古代的名著上的一些场景,有《水浒传》系列,印的是水浒的一百单八将,一张卡片上印着一将。还有《三国演义》系列,这一系列则印着“草船借箭”、“桃源三结义”、“三英战吕布”等家喻户晓的三国故事。这些卡片印刷得非常精致,而且卡片的另一面还印着同卡片相对应的小故事。

这些卡片更多地诱惑了小孩子们,他们经常围在卖香烟的小贩身边,看到有大人来买香烟,赶紧跑上去讨好地问:“叔叔,香烟里的画片,能不能给我啊?”大人们一般是不会拒绝他们的请求的。

小孩子们经常把自己收集的画片拿出来炫耀,看谁收集的多,很骄傲的样子。

“我小时候就同巷子里的伙伴收集了不少的画片,那时候收集画片可比现在小孩子买机器人玩具的热情还要高呢。” 小时候收集小画片又勾起了黄凤鸣许多的记忆,“我上小学的时候,正好赶上抵制日货,在学校里老师都教我们唱顺口溜‘ 花生糖, 牛皮糖, 吃糖要吃中国糖。’花生糖是国产糖,牛皮糖就是现在的高梁饴糖,那时候都是从日本进口的。不论是小学生还是大学生都学习这个,教育我们要用国产的东西。”

那时候卖的糖果都是用透明的玻璃纸包成一小包,一包糖是1个铜板,不零卖。

华山漂来的铜钟

马石猴巷的北面不远便是“北大寺”,民国22年国民党驻临沂的第三路军第二十二师第六十六旅奉命会同县长范筑先在这里成立了进德会。当年进德会成立以后在北大寺的戏台连唱了3天的大戏。当时还是小学生的黄凤鸣在老师的带领下也去听戏,当时六十六旅的旅长李占标、临沂县的县长范筑先都坐在前面。

时过境迁,当时的演出被许多人遗忘了。后来黄凤鸣找到了当年去听过戏的董若飞老人才打听到,当时演的第一出戏是《三娘教子》。

当时北大寺里有一口巨大的铜钟,据说这口铜钟并不是临沂所造。这口钟的由来有一个传说故事。相传,铜钟应该是铸造于唐朝,原有两个一模一样的被称为“姊妹钟”,置于华山。那为什么铜钟又会来到临沂呢?老人们传说,是在明朝崇祯年间,山东发大水,将两口大铜钟冲走了,途经济宁,两口大钟撞在一起发出“轰轰”的巨响,似乎在说“你上沂州,我上济宁”,结果一口钟就留在了济宁,另外一口漂到了临沂城外的北门附近停了下来。人们发现了这口大钟,便把它放在了北门里的北大寺里了。

当然这个故事只是个传说,试想再大的洪水也不可能将几千公斤重的铜钟冲这么远。但是这口大铜钟是真实存在的,这口铜钟上用多种民族语言刻着佛经,不同于普通寺庙的钟,那些钟大多是刻着“五谷丰登”“国泰民安”一类的。

据说民国时,临沂曾派专人到济宁去考察,发现那里真的有一口一模一样的铜钟。关于铜钟一直流传着这样的故事,它的真正的来历就没有人能够说清楚了。“文革”时候,这口铜钟被制成了毛主席胸章。

(原载《临沂广播电视报》2004年第32期10版,作者:张晓菲)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李婕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