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临沂记忆 > 正文

东关街:“两分钱”盖起高家楼

核心提示: 东关街是东关的一条主要的街道,曾改名为“东风街”,后来在地名普查中又恢复原名。相传东关街的繁荣始于清朝,明代以前这里人烟稀少,到清朝时居民渐增,才形成街巷,从此东关街逐渐繁华起来。

东关因位于老城东门外而得名,东关街是东关的一条主要的街道。“文革”时期,曾改名为“东风街”,后来在地名普查中又恢复原名。 刚解放那会儿东关还有大片的菜地,许多居民以种菜为生,直到现在老人们一提起东关,首先想到的还是这里的大片菜园。东关街的老居民就有很多当年以种菜为生的。 说起东关街的历史,相传东关街的繁荣始于清朝,明代以前这里人烟稀少,到清朝时居民渐增,才形成街巷,从此东关街逐渐繁华起来。以前不论是赶考的士子还是往来做生意的客商,经过沂河主要依靠摆渡。“椿树渡口”就是沂河岸边摆渡的地方,东关街是当时来往摆渡行人的必经之地,为了方便往来的行人,街上的居民做小买卖的也渐渐多起来。

吉祥的龙门

如今,从兰山路的东端拐向北,是一条三岔路口。西北方向的一条可以通向花园街,东北方向的一条拐进去就是东关街的北端了,还剩下东边的一条,夹在高高的围墙里的叫井巷,井巷的东端同东关街是相通的。

解放以前的东关街位于东城门“镇海门”的外面。据老人们回忆,东城门有两道城门,在古代人们称“镇海门”又为“龙门”,从龙门进出代表吉祥。以前结婚的时候,新娘的花轿一般都是从东城门进入。不过在解放以前,这种习俗便慢慢被人们遗弃了,其实人们不过是希望借助这种方式表达一种祈求生活美好的愿望罢了。

以前由于有城墙的存在,人们说某个地方的位置的时候,经常会借助城墙的方位。东门的两层城门之间,也住着几户人家,人们便称这里为 “头层门里”或者说是“二层门外”。

城墙以外便是护城河了,以前护城河的水很清澈。每天护城河边上都聚着许多洗衣服的妇女。

东关街虽然在城门的外面,但是当年王洪九盘踞临沂时,曾经在城墙外又修了一道围墙,将四关都包围在围墙里面。据东关里的老人回忆, 当年王洪九修围墙的时候,将菜园的青菜强行拔掉了,菜农的损失很大,就是今天说起这件事情,老人们还是一肚子的怨气,都不愿意提起这道围墙。

卖粥盖楼

如今走在东关街上,我们再也找不到围墙的影子,就连原本大家最为熟悉的“头层门里”、“二层门外”,现在似乎也变得模糊起来。一位老住户告诉记者,解放前东关街上原本有两座小楼,路东一座叫“高家 楼”,路西一座叫“宿家楼”。宿家楼已经没有了,高家楼近几年虽然 经过改造,模样有所改变,但是楼房的构造基本上保持了以前的格局。

最熟悉高家楼的莫过于高家的长子高成德了,如今他住在高家楼的北 面,他家院子的南墙就是古色古香的高家楼了。

高成德告诉记者,解放前他们家在临沂城里卖粥。他从小就跟着父亲 到南门附近去卖粥。卖粥要赶早,头遍鸡叫就要起床,每次出门的时候 天还黑着,大人们抬着装着粥的大缸,一路急行。粥是2分钱一碗,用大 黑碗盛了,撒上点咸豆子。他们家不仅卖粥,也卖豆沫、油粉,不过粥 是最出名的。

“我爷爷就是靠卖两分钱一碗的粥,攒够了钱,盖了高家楼。”高成德说,“我小时候经常听到爷爷哈哈大笑着说,是两分钱盖起了高家 楼。”

这座高家楼建于大约民国十几年,最早的时候大门开向东关街,进了大门首先是磨房,再向里就是高家楼了。高成德介绍,楼为两层,上覆小瓦,大门为双扇木门,门上还伸出了一点厦檐,二层为木板结构。从小楼再向东是一堵花墙,将他们家分成了两个院,进入以后还有几间房 子,院子的东头就是驴棚了。

如今,这个院子是高成德弟弟一家人居住,院子里只保留着这个二层的小楼了。如今小楼的正面已经被新盖的房子遮盖了起来,从正门进到屋里,靠在西墙上的木梯子可以上到二楼。记者顺着木梯上楼,第一层却是硬的,俯身仔细一看,第一级台阶是块条石,已经被踏得很光滑,再向上就是木梯了。上到二楼记者脚下踏着结实的木质地板,透过木格窗棂向外望去,仿佛自己置身于古代,感觉很奇妙。

房子的主人告诉记者,房子里面的结构一直保持着原来的样子。经历了近百年的时间,房子的木质还像当年一样。

35、东关街

上世纪60年代初,高家兄弟用自家相机,在高家楼前留下了难忘的瞬间

东关三庙

解放以前,东关街附近有三座寺庙,当地人称之为北庙、南庙和西庙。

北庙是“镇公庙”,位于东关街的北头,对着南北走向的大街。听老人们讲,镇公庙是保佑东关的居民平安的;南庙是“土地庙”,以前谁家里要是有亲人过世,“泼汤”的时候,就会到这里来;西庙是“关爷庙”,今年已经86岁的石大娘,小的时候经常到庙里面去玩。在她的印 象中,当年庙前有几棵大槐树,都有一环抱这么粗,听老人们讲这种树是“笨槐”,没有百十年的时间是不会长这么粗的。

“关爷庙”的后面还有一个后门,那时候经常有妇女围在附近做针线活。石大娘指着自己的耳朵说:“当年,我的耳朵眼还是她们用针给我扎的呢!”当年的石大娘还是四五岁的小孩子,那几个妇女先用冰块将她耳朵冰得麻木了,用针一穿就行了。“那时候我太调皮了,一点也不老 实,结果穿的耳朵眼一个高一个低。”“关爷庙”,一下勾起了石大娘小时候有趣的记忆。

解放前,寺庙曾被“抬神”,北庙和南庙因此成了学堂。石大娘就曾在里面上过学,她记得当年教过她的两位老师,一位姓张、一位姓李,两个人眼睛近视得厉害,淘气的学生都背地里叫两位老师“瞎子”。

后来日本鬼子占领了寺庙,石大娘就到南关的新亚小学继续上学。 日本鬼子撤走了以后,寺庙又成了打麦场。如今,这些寺庙的位置都已 经盖上了民房。

以前一直存在于居民身边的寺庙,如今都已经彻底地消失了,即使现在一些老人们再回忆起来,也大多剩下当年在附近玩耍的趣事了。

买粮食“送货上门”

不仅仅是老人,恐怕就20多岁的年轻人,说起赶集也不会感到陌生。以前,临沂城的四关均有大集:东关逢二、七,西关逢一、六,南关逢五、十,北关逢四、九,城里的集逢三、八。以前人们的生活用品大部分都是依靠赶集购买。

每到东关大集,东关街的两边挤满了卖东西的人,粮食、青菜、海货,还有各种生活用品都能够买到。说到海货,以前的海货并不像现在这般丰富,也就是卖个咸鱼、虾皮子,就算是海货了。卖虾皮子的担着担子,上面放着“席杈子”,“席杈子”上面还有一个竹子编的盖叫 “浅子”。到了集市上以后,他们一般将“席杈子”里的货拿出一部分放到“浅子”上卖。

听老人们讲,以前卖东西的就有“送货上门”的说法。一般是卖粮食 的,如果将他的粮食全买了,卖粮食的人就会把粮食送到买主门上去。 当时有一句话说:东到东园,南到南园,西到水田,北到北关。说的就是送货上门的范围,超过了这个范围,一般就不会送货了。

毛主席语录碑

官地汪位于东关街的南面路东。以前这里是官地,汪里起起伏伏的有许多坟墓。汪里涨水的时候,这些坟子有的就浸在水里了。坟土长时间 受水浸泡,慢慢地塌了下来,许多坟子里的棺材都露出来了。汪里生长了一些芦苇,官地汪也变得朦胧起来,一阵风吹过,看着那摇摇摆摆的 芦苇,人们的脑中便生出了许多可怕的想象。因此解放以前,这附近非常的荒凉,就连走路的人都很少。

解放以后,机床厂和医药站在这里建了家属院。如今这里早已经建起了楼房,当年官地汪的荒凉,早已不复存在。

路西是运输公司的家属院,至今还保留着几排“文革”以前盖的青砖房子。虽然这几排房子没有高家楼的历史久远,但是听说这些房子上保留了一些具有时代特色的纪念。

记者带着好奇走进这几排房子,里面一共住了5户人家,院子的构造类似现在的大杂院,但是各家都拉起了自己的围墙。房子最惹眼的不是它青砖的构造,而是墙上镶嵌的“毛主席语录碑”。碑上“毛主席语 录”几个大字十分清晰,只是下面文字的字迹已经模糊不清。

住在这几间房子里的都是运输公司的职工,他们大多说不出语录碑的来历。后来,一位运输公司的老职工告诉记者,这几块语录碑的时间应该是“文革”时期。后来这里也住过很多的人家,这几块语录碑一直完好地保存着。

投宿“顾家店”

东关街的最南端,向西拐的街上有一家“顾家老店”,店主叫顾茂林,从他父亲开始就在这里开旅店。店主说,现在这里是东关街南端, 可是在解放以前这里可不是东关街。当年王洪九修的围墙的一道门,就在他家店的西边,这道门就是南关的东哨门,人们通常便称这里为“东 哨门外”。

当年这里是连接河东、河西的必经之地,来往的行人很多,顾茂林的父亲在这里开了家旅店,在附近很有名气。以前住旅店大多是推小车或者是卖海货、海盐的商人居多。居住的条件大多是通铺,在地上铺上稻草,铺上被褥,就可以休息了。除了通铺,还有一种吊铺,就是在墙上 镶上木头架子,在上面搭起床铺,睡觉的时候就踩着木梯子上去,好像现在的架子床似的。

而且只要有客人,旅馆就开始起火做饭,旅店的饭菜不像饭店有这么多的花样,大多是包水饺、下面条给客人吃。

顾家老店有顾茂林许多童年的记忆,如今他的父亲已经过世了。两年前顾茂林又重开“顾家老店”,人们从店前走过,是否还能记得这里睡大通铺的热闹,还有小院里总也不断的水饺的香味? 

(原载《临沂广播电视报》2004年第29期8版,作者:张晓菲)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刘中凯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