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临沂记忆 > 正文

鼓楼台巷:一碗热粥温暖记忆

核心提示: 顺着兰山路东行,道路渐渐狭窄起来。道路的北边是一排低矮的平房,一间紧挨着一间。这些店铺大多从事卖早餐之类的买卖,这些买卖是千百年来一代又一代延续下来的。一个马扎,一碗热粥,伴着清晨微凉的空气,热粥很快喝了下去,温暖了全身,也温暖着我们的记忆。人们对鼓楼台巷的记忆就从这里开始,因为沿着这排房子走不远就拐进了这个有着古老文明的小巷。

每一天都从钟声中醒来

临沂城古代曾为琅琊郡,是鲁南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具有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名胜古迹颇多。“琅琊八景”就是当时颇具代表性的景点。据《沂州府志》记载,康熙十三年“琅琊八景”即被载入史册。这八景为:苍山叠翠、沂水托兰、野馆汤泉、泥沱月色、平野晓霁、普照夕阳、孝河凝冰、神峰积雪。

平野晓霁这一景致就位于古兰山县县衙东北方向,也就是鼓楼台巷的北端。《沂州志》中有这样的记载:在州治后东北,上有“平野亭”……外瞰沂、祊、涑水,内观寺、观、阁,晨中初晓,曙光甫开,赏心悦目。前人曾赋诗赞叹曰:

苍苍微曙蔼高台,几树桃花昨夜开。

疏柳啼鸣三月届,断云迷雁九天来。

千门辟尽晨钟散,百役奔初晓漏催。

此际登临观下景,满城春色拥蓬莱。

由此可见当年登上平野台,居高临下,四下观望,定是十分惬意的事情。据说平野亭修建于唐宋时期,到了元代太守储天章又派人重修。平野亭的西南就是当时沂州府的署府驻地,当时许多官员闲暇时便会来到这里登台远眺,城内外的美景尽收眼底。相传站在平野亭上,能够欣赏到八景中的另外一处景致:沂水托兰。

清朝时,这里改为鼓楼,平野台也改为鼓楼台。今天的鼓楼台巷就是因此而得名的。后来几经沧桑,鼓楼早已坍塌,如今遗迹全无。后人只能从古人的诗中,想象每天清晨鼓楼的钟声在临沂古城里回荡,新的一天就在这悠长的钟声里醒来。原本紧闭的城门,次第开启,整个临沂城开始沸腾起来。

可是后来,亭台倾圮,踪迹沓然。幸亏鼓楼台巷的一口古井,在清朝重修的时候留有石牌,石牌上提到“平野台畔古井寒泉”,这才得以确认。

古井石牌

鼓楼台巷的这口井,曾经为巷子里的居民提供过很大的方便。以前临沂城里的水井以碱水井为主,大部分不能饮用,居民吃水要到城门外的河里去挑。十分不便,有的居民天还没大亮就要下河挑水。但是鼓楼台巷里的居民却很幸运,因为巷里的这口古井,井水甘洌,可以饮用,居民就不用到城外挑水。

古井石碑一直被姜开润老人细心地保护着。

古井石碑一直被姜开润老人细心地保护着。

如今这口古井早已废弃不用了,井口被一块大石头盖着。这口井就在巷子里一户姓姜人家的西屋的墙根下。老井废弃以后,老人并没有把井填上,而是在盖房子的时候特意把井口的位置留了出来,砌了一个小小的门洞。门洞的一面墙上嵌着那块记录重修古井事迹的《平野台石牌记》,石牌上的文字清晰可辨。

据房子的主人姜开润老人介绍,在他记事的时候,附近的居民日常生活都离不开这口井。听家里的老人说这是口很有历史的古井,始建于元朝,到了清朝同治年间又重新修整。

石牌上短短百十字,简略地记录着古井因为年代久远曾残破不堪,于是人们捐钱重新修整,并“立石传后人”,并希望后人能够“慎勿废”、“勤修补”,后面还附有施财姓名记,立石时间是“同治六年丁卯仲夏”。

如今古井虽然已经不再使用,可姜开润老人却一直保留着古井和石牌,为此老人也下了一番功夫。这块青石石牌,大约有六七公分的厚度,原本青石的外围还有一圈青砖围起来的边,就好像给青石牌加了一个像框。这个青砖框的四个角被打磨得十分光滑,整个框呈椭圆形。姜开润老人小的时候,青石牌和青砖框就嵌在他家的院墙上。

来往的人们对鼓楼台巷的古井充满了好奇。

来往的人们对鼓楼台巷的古井充满了好奇。

以前的院墙都是青砖头垒起来的,并不十分坚固,经过雨水的冲刷,院墙倒了多次,这块石牌随着墙的多次倒塌,外面的青砖框便破损了。重新垒院墙的时候,邻居曾多次劝他把石牌丢掉,老人都没有同意。正是老人的坚持,这块石牌今天才能完好地保存下来,让我们对这段历史有所纪念。

卖粥岁月

如今住在这条巷子里的还有近百岁的老人,据他们回忆,以前住在这里的老居民以贫苦的百姓居多。他们不像农村的村民,可以种地维持生计,只有靠自己做一点小买卖或者到有钱人家里干活,养活一家人。

住在这条巷里的王金兰老人今年已经86岁了,身子骨还十分硬朗,耳不聋,眼不花,走起路来风风火火。一聊起以前的事情,老人便打开了话匣子。

老人现在住的小院是祖辈留下来的,老人还能记得从她的婆婆奶奶开始就住在这里,粗略算起来也有200多年了。他们从最初的草房盖起了平房,现在又盖了两层的小楼,生活也是由过去的衣食无着,到现在的衣食无忧。

老人向记者讲述了以前的许多经历,对于现在的生活老人是一百个满足。老人坐在客厅里指着屋门外面的院子,告诉记者原本院子里还有一个小南屋,后来盖二层楼的时候拆了。当初,她的婆婆奶奶就是在那间屋子里过世的。据老人说她的婆婆奶奶小时候曾经读过一些书,想必家境殷实。可惜后来她的丈夫染上了吸大烟的恶习,把家业都败光了,就连当初陪嫁时娘家送的衣服,都被拿去当了。万般无奈之下,她只好到当时临沂城里的有钱人家里去当保姆。每天干活累得腰酸背疼也挣不到几个钱,实在没有办法,十几岁的姑娘便早早嫁了出去,还有一个六岁的姑娘也给人家做了童养媳。身边只剩一个男孩子,好歹养到了十几岁,便开始出去赚钱了。

以前人们说起临沂城的富商马上就会想到“东门里老韩家”。鼓楼台巷巷口东边,人们印象中的四粮站,以前就是韩家的宅子。她的儿子便在韩家的点心店里帮工,说是一年能挣40吊钱。十几岁的孩子,个子都还没有柜台高呢!脚底下垫上块石头就开始上柜台了,晚上就帮着炸点心。自从孩子能赚钱了,老人的婆婆奶奶就不再给人家当保姆了。可回到家里看着一大家子人都等着吃饭,她又担起了养家的重任,开始在城里卖粥。天不亮就要起来推磨、熬粥,早早地就得挑着担子上街叫卖,每天都是如此,艰难地支撑着一家人的生活。

每次卖完粥,老人的婆婆奶奶总是要给家里的孩子们留一点,自己却从来也不舍得喝。孩子们还在狼吞虎咽地喝粥,婆婆奶奶又忙着洗米,磨粥,为明天作准备了。老人的婆婆奶奶一辈子都是在劳动中度过的。直到现在,老人看到街上卖粥的摊子,还是会想起她的婆婆奶奶。热腾腾的粥散发着淡淡的米香,就像当年婆婆奶奶把一碗热粥放到她手里的感觉,温暖、亲切。

说到这里老人哽咽了,不仅老人的婆婆奶奶吃了很多苦,她自己也是经历了许多磨难。谈起现在的生活,老人一个劲地说已经太满足了,这在以前是想都没法想的。老人唯一的不满意就是觉得现在的孩子生活太优裕,不知道节约粮食。她看着孩子把不想吃的馒头丢掉,她是打心眼里心疼。只有亲身经历过艰苦年代的人,对今天的生活才能有深刻体会。

随着城市的发展,临沂老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走在鼓楼台巷,随处可见大门两边放着的门枕石,这些门枕石都是居民拆旧房子时留下来的。它们已经没有什么用场,只是静静地卧在那里,每一块光滑的石头都留下了岁月打磨的痕迹。

(原载《临沂广播电视报》2004年第18期10版,作者:张晓菲)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王玉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