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临沂记忆 > 正文

书院街:弯弯的道路 曲折的故事

核心提示: 书院街北起兰山路,南至洗砚池街。相传,这条街道在明代时已经形成,因为街道内的琅琊书院而得名。“文革”时街道更名为红旗巷,后来在地名标准化处理时又恢复了原来的名称。

翰墨书香

不是在临沂老城里长大的人,恐怕对“书院街”并不熟悉,有些人甚至不知道它的准确位置。但是只要听到这个名字,一定体会得到这里面孕育了几百年的浓浓的书卷气息。是的,从古至今这条街道都同临沂城厚重的文化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临沂,古称琅琊郡。由于地近邹鲁,古代文化发达。自春秋时期,就曾有许多儒学大师在此讲学或做官。汉代至唐,更是名人辈出,王羲之、王祥、王览、诸葛亮、颜真卿等,直到现在仍为世人所推崇。书院 制度,从宋代时开始出现,以后逐渐兴起。书院既是祭祀古圣先贤的重要场所,又培养了诸多的文人士子。但明代由于受到“东林党”的株连,书院一度衰落,遭到了严重的破坏。清朝设立沂州府以后,书院又一度兴起。直到光绪二十四年,朝廷诏令书院改为学堂以后,书院作为一种制度在临沂才结束。据史料记载,原临沂(兰山)县历代共有书院七处,由于种种原因,至清末就只剩下一处。 

琅琊书院是临沂老城里唯一的一座书院。是清乾隆二十四年沂州知府李希贤率七属捐款,在原王羲之废祠基内重新创建,由兰山知县沈玉琳主持承修。据说,书院的建筑宏伟考究,前面有碑亭、大门,门内立有康熙御书龟驮碑,周围廊下墙壁上嵌有琅琊法帖及众多历代著名的石刻碑。庭中左右建书室30间。书院的西边便是王羲之故居,这里也经过了一番整修,绿树成荫,各种花草争奇斗艳,与书院的建筑交相辉映,成为了临沂的一大名胜。 

当年的琅琊书院与府学、考棚相互配合,成为沂州府培育和挑选人才的地方。历任知府李希贤、熊遇泰、花泳春等都经常来这里讲课。可见当时书院受重视的程度。 

学院很重视学生的质量,因此他们都是从七属选拔上来的优秀的士子。传统意义上的书院似乎是只有有钱人家的子弟才可以上,但据说当年这里也有过一些家庭困难的学生,因为学院的开支并不依靠学生的学费维持。学院有几百亩的学田,每年收的地租,供应府学、学员的一切开支,有时他们还会帮助部分县学解决学款问题。 

清末废除科举制度以后,琅琊书院曾一度改为“沂郡校士馆”,所教的课程也发生了变化。由原来的八股文变成了新式课程。时间不长,又改为兰山(临沂)县立第一高等小学堂。民国时变为临沂县立乙种工业学校,然后又是职业学校。民国十八年,省立第五中学扩建,原琅琊书院旧址与王佑军祠划为五中第三院。“七七”事变以后,日军进攻临沂,这里全部毁于敌人的轰炸和焚掠之中,成为一片废墟。 

虽然书院被历史重重地画上了一个句号,再也无法见到它当年的模样,但是书院街的存在则成为了它的一个见证者。这条街道见证了书院曾经的辉煌,也见证着一份萦绕在心中挥之不去的怀念。

1946年,饶漱石、陈毅、-课震林、刘瑞龙、粟裕在临沂合影。

1946年,饶漱石、陈毅、课震林、刘瑞龙、粟裕在临沂合影。

曾经的华东局

书院街不仅有着古老的过往,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这里曾经留下过许多革命者的足迹。书院街的西边,也就是现在的王羲之故居的北大门附近,原来曾经有一座二层的小楼,这座小楼是德国医院留下来的旧房子。解放战争时期,这所破旧的小楼房曾经是中共华东中央局(简称华东局)的指挥部。 

当年抗日战争胜利以后,针对蒋介石独裁内战的反动政策,中共中央于1945年9月发出指示,规定了全国的战略方针是“向北发展,向南防御”,同时决定将中共华中局与山东分局合组成华东局。10月,华东局在临沂成立,由饶漱石任书记,陈毅、黎玉任副书记,张云逸、舒同、李霖、郭子化为委员。1947年,华东局撤离这里,在山东解放区辗转了两年多的时间,直到1949年才离开山东南下。 

华东局在临沂办公期间,就是在德国人留下的小洋楼里,完成了党的许多重大决策,也成为临沂历史上光辉的一页。但是这座有纪念意义的小洋楼却没有保存下来。只有一张1946年拍摄的黑白照片,照片上是饶漱石、陈毅、谭震林、刘瑞龙、粟裕五位将领在临沂工作时的合影。现在的人们,对于那一段历史恐怕也只有从这张旧照片里,去想象当年这些将领们运筹帷幄、驰骋疆场的英姿。 

后来这里是兰山区的电影发行放映公司。在那个信息闭塞、知识贫乏的社会,电影的出现,特别是一些战争或历史题材的影片,曾经深深地影响了几代人。在人们的心目中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人,就要像电影中的英雄人物一样,一身正气、无所畏惧。现在的兰山区电影发行放映公司已经全部拆迁,扩建成了王羲之故居。不仅是电影发行放映公司,附近其它的单位和当地的老住户也都一起迁走了。 

以前这附近的一些老巷子,在改造时便彻底地消失了。现在住在庠门里的孟繁业老人告诉记者,他一直住在黉学前街。前几年改造的时候,这条街道完全消失了。但是他的老朋友并不知道,给他写了一封信,地址用的还是黉学前街。结果邮递员根本就找不到这个地址,幸亏有个认识他的人看到了这封信,就给他送到了家里。老人说:“这封信差点就收不到了。”

临沂的老城里现在的变化很大,原有的居民布局结构也在变化。原来居民都是居住在四通八达、好像蜘蛛网一样的小巷里,有的小巷竟仅容一个人通过。现在居民开始向小区集中。随着城市的发展,一些巷子在城市的改造中将会彻底的消失。

走在书院街上的两代人各自有着自己的故事。

走在书院街上的两代人各自有着自己的故事。

半个多世纪的失落

记者在采访的过程中,许多当地的住户说,以前这附近的住户并不很多,一到了晚上大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天一黑下来大家就不敢出门了,就是一些调皮的孩子晚上也不敢跑到这边来玩。他们更愿意到沂州路那片去玩耍,因为那里热闹。 

原来解放前,这里曾经遭到过轰炸和焚烧,整个的老城里的西南部成为一片废墟。记者见到了一位一直生活在老城里的老人,虽然老人已经 90多岁了,可是一提起那段往事,老人依然记忆犹新。 

那是在1938年,日本人进攻临沂城。开始的时候,日本人先用飞机轰炸。每天从黎明到黄昏,每次六七架飞机来往不停地在临沂城上空盘旋,空袭投弹,飞机飞行较低时就用机 枪扫射。当时,临沂城许多珍贵的古迹就毁于飞机的轰炸。后来,敌人还疯狂地投下了燃烧弹,城内到处都是火海。 

日军从城西北郊开始进攻,老百姓便由南门逃出,男女老幼来到了银雀山,站在山顶上看到全城浓烟滚滚,他们的家园变成了一片废墟。大家都抱在一起痛苦,一时间哭声遍野,让人心碎。 

临沂城被日军攻陷以后,大街小巷,遍布岗哨,路口架着机关枪。挨门挨户地搜查,每到一家遇到人就刺死。当时临沂城里是血流成河。据说,在城隍庙街东边的杨家园,有一口水井,日军在附近挨家搜查时,妇女们为了不受到日本人的凌辱,纷纷跳井自杀。 

日军屠城达十多日,临沂城有几千人遭到杀害。城内到处都是熊熊烈火,城内的西南部在大火中化为一片灰烬。当时临沂城十室九空,沦陷后三年城里都不见人烟,到处是荒草蓬篙、残垣断壁,满目凄凉。 

这段往事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了,今天再提起,老人的脸上还是挂满了眼泪。 

站在兰山路上,从书院街北头向南望去,虽然这条街并不是很长,但是你无法看到它的南头,因为这条街是弯曲的。就像曾经发生在这附近的一些故事,曲折而复杂,无法在很短的时间里就看透它、了解它。这就需要你慢慢地走进去,每走一步就离这些故事更近了一步。 

(原载《临沂广播电视报》2004年第17期11版,作者:张晓菲)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苏丹
0